pikapikapika~pi~ka~qiu~

© 九仞
Powered by LOFTER

【织太百日/28】红线绑骨

织太百日第28篇

复活设定,非主流[说了就会剧透]梗

#因为说了就会剧透#

#所以并不能说这是什么梗#

#来打我a@#$%*@&#

OOC文笔渣,以上OK请↓




我赶到的时候,那栋承载了我的友人最后时光的洋馆已经陷入了夜幕之中的死寂。没有灯光,没有声音,方才还能隐约听到的枪响已经全部消弭,如同在亡灵国度中沉睡一般无声无息。


一路推开沉重的大门,在那间已经破碎得不成样子的舞厅里,我看到月色下的一地碎骨,以及站立在尸骸间的骷髅。微弱的光线透过琉璃彩窗,空中的尘埃闪烁着银色的萤火,老旧得不成样子的深红色天鹅绒窗帘如同鲜血河流般淌过这矗立了一地的墓碑。而只有一具骨架还站着,强撑着身体。


森森白骨指间握着两把枪。我看到他将其中一支的枪口指向自己颅骨。银色枪口落满灰尘,枪上的击锤雕花却熠熠发亮。


“织田作——!”




<红线绑骨>




借由夜色与风衣风帽的掩饰,太宰得以将这具高大的骷髅带回自家那狭小的公寓。武装侦探社的人员还在外巡逻,试图抓住那名令亡者复生的异能者。而被复生的证据,唯一存活的游魂却被他偷偷藏匿起来。


他知道只要能让乱步看上一眼这个亡灵,那名头脑聪慧的侦探就能从蛛丝马迹中推测出复活尸骸的异能者身在何处。而那也意味着眼前亡者将再度陷入永恒的沉睡。死者终将回到应去的彼方,他很清楚的明白这一点。但是……




被复活的骷髅能够灵活自如的行动。太宰赶到洋馆时,也确实看到对方将一同复活的骷髅全部斩杀的样子。那些骨骸多是和织田作一同死去、埋葬地点相近的拟态士兵,其中或许也包括那名指挥官。


已经不再是记忆里温柔迷惘的人类,这一次骷髅毫不犹豫的杀死了所有复活的亡灵。太宰赶到的时候,熟悉的舞厅里只剩下沉默的白骨。


而若不是太宰的阻止,恐怕他也会在那之后同样杀死自己。


这样的亡灵也没有声带,无法说话交流,更没有柔软的舌头和味蕾,不能品尝太宰心心念念想做给对方吃的硬豆腐。他似乎已经失去了一切感情,在进入太宰的公寓后,便僵硬的坐在一旁,躲在不引人瞩目也不打扰别人的地方,空洞的视线默默注视着比四年前更加成熟更加温和的太宰。




“我做好了。”太宰笑着说,看上去有几分俏皮的举起双手。


他的手上戴着一对透明手套。异能力为人间失格的太宰,一旦碰触到骷髅,附着在白骨上的复生异能便会消失,亡灵便会再度死去。仔细的处理好外露的肌肤,脖颈手腕都绑好绷带后,太宰忽然伸出双手拥抱了对方。


“许久不见。我对你十分想念。”


他伸出手,隔着一层薄膜轻柔的描摹着骷髅的轮廓,似乎这样就能补满那具只剩下空洞的身体,为白骨找回一点作为人类时的温情。然而令他吃惊的是,亡灵毫无留恋的格挡开了他的触摸,伸手推开了他的拥抱。


“至少这一次,请不要拒绝我了。我从未想过自己还能有这样的机会,下一次再对你说这句话的时候,大概就是我找到去往黄泉的路的时候了。至少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告诉你——”


一向笑容虚假的太宰居然露出了有些羞赧的表情:


“比友情之上的还要、我、对你……”


白骨伸出手,无意识的打落了桌上的酒瓶。玻璃落地发出清脆的迸裂声响,打断了青年的话。太宰睁大了眼睛,似乎终于从梦中醒来一般不可置信。他有些讪讪的看了看静默如同死物的骷髅,又看了看满地的碎玻璃,竟然想要伸手去捡。骷髅反手阻止了他,将太宰推到一边,蹲下身体,纤长的森白指骨一点点将酒瓶碎片拢起。


这时候太宰才注意到自己公寓的情况有多么糟糕。原先住在黑手党下属驻地的时候,房间空旷没有人气,更没有什么生活用品,就连厨房都要去外面租借。这里狭小而紧凑,拜爱操心的同僚所赐,还备下许多对他来说不必要的日常用具——虽然大部分都被他送给敦和镜花了,却仍然剩下很多。


那些器具都狼狈的被他丢在一边。空酒瓶和书籍则占据了更多的地方。就连被褥旁边都有。而他居然还试图在这样地方的告白,想到这里,现在他已经想找根绳子上吊了。




看见太宰没有动静,骷髅不耐烦的推了推他。这时太宰才注意到自己脚下也有碎玻璃,他忙不迭的抬起脚,却直接被骷髅按在沙发上,还示意太宰好好收腿。


——对方大概不记得他已经长高了。在骷髅的记忆里,他还是四年前尚未长开的未成年。而如今身高一米八几的太宰窝在沙发里、努力将腿也蜷缩起来的样子看上去竟然有几分委屈了。


当捧着一手玻璃,四处寻找着垃圾桶却没有找到的骷髅回头默默看着他时,他感觉更加委屈了。这个时候哪怕理直气壮的说着“平时自己绝对不是这样生活得乱七八糟的人”之类的狡辩也来不及了。哪怕没有眼睛,骷髅的沉默显然就是某种指责的目光了吧。


偏偏更加不凑巧的是,这时候还有了相约一起殉情的女孩子按照留言来敲了他的门。当他终于将撩好的妹子哄走时,正看到他想撩的汉更加沉默的用空洞的眼眶盯着他。半晌,大约是因为无法说话,骷髅决定用更加直观的方式表达对太宰好人缘的欣赏——


咔哒咔哒。咔哒咔哒。骷髅鼓起掌来。


“不?!等等!你听我解释……”




夜色渐深后,骷髅披上长长的斗篷,戴好风帽,在太宰的带领下绕路离开市中心。路上时常能看到搜查的关卡和军警,几次三番后,连太宰都察觉到了情况的棘手了。


“看来异能者已经说出了真相。想找到你的人可真不少啊。”


太宰很想带他再去一次卢平。也许在那里能见到安吾的身影。这次的事情规模浩大,若是说特务科毫不知情,太宰是不肯相信的。自己想要告白的冲动暂且放在一边,至少这次的事件使得三个人还能再次见面,只是这样就足够了。不只是对自己,对其他人来说也会是迟来的解脱。


见此情景,骷髅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太宰跟着他走。亡灵对于小巷和暗道十分熟悉,甚至还知道几处无人居住的空房,搜查密集的时候便躲起来逃过搜查。太宰也是第一次知道,横滨内居然还有这么多隐秘的地方,有些甚至连黑手党都是不知道的。


不愧是织田作。看着走在前方的警惕身影,太宰很想这样说。


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卢平酒吧外也围堵了不少人,阴暗的小巷和昏黄的煤气灯已经被人群冲没了旧日风情。酒吧在地下,也只有一道门,想要绕路进去也是不可能的了。他们只能在稍远的地方望之兴叹。


等了一会安吾也没有来。也许特务科也意识到,唯一不见的骷髅可能正是他们的旧友,因此将坂口安吾控制起来,防止他涉入过深。或者安吾现在根本不在横滨呢,早早就被支走也是有可能的。


“抱歉。做了无用功。是我太冲动了。”


太宰露出一个苦笑。骷髅摇了摇头,沉默的再度踏入夜色之中,那副模样仿佛已经销融了自己的存在一样,就连脚步都毫无声音。过往的织田也很沉默,却不会像现在这般。也许死去之后,原本温暖的内在也随着身体一起被燃尽,只剩下灰烬。从面前的身影里再度感知到了无声的拒绝,他却仍然追了上去,同时止不住的开始思考——


如果立场调换的话,自己是否也会同样做出拒绝的姿态呢?


大概是会的。




当晚回到家后,骷髅拒绝了太宰饮酒的邀请,也同样拒绝了休息的提议。勉强在凌乱的地面上清扫出一块干净的地方后,骷髅便静默的坐在那里,似乎在等待天明。见此状况,太宰干脆将被褥也铺在对方身边,握住了背对自己的人的手。


骷髅动了一下,没能挣脱。骨节摩擦声中,他终于回头看了看太宰,空洞的眼眶边缘似乎有些划痕。掩饰用的斗篷也敞开了一点,露出了里面的肋骨。躺在一边的太宰能隐约看到上面的伤痕。


刀伤。剑伤。断裂过的微痕。似乎比自己想象的更多。


太宰放开手。




“愿意听我说一些事情吗?”


这一次,白骨没有拒绝。




大概和你想象的不一样,在织田作还活着的时候,我还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感情。那个时候我仍然是少年,年轻又张狂,被畏惧也被称赞着,但是在他人眼里,大概都是一个轻浮又靠不住的家伙。当然对于这样的评语,我是无所谓的。


毕竟我好好的活着,好好的工作,就是为了能好好的去死。连这一点都不知道的家伙,连让我消磨死前的时间去交谈的欲望都没有。


所以我从没想过会有人能触摸到那些想法。连我自己都不敢说出、甚至不敢思考的事情……居然有人一直在默默观察,看在眼里。对我来说,工作和杀人是消磨时间,和友人交谈也是打发无聊的手段。满足感比其他感情更加重要,死亡比其他事情更值得追求。可是却有人连壳子里面的空洞都看到了。不仅看到了,还把它拆开了。


那前面不会有任何结果的。这样对我说着,然后让我去走另外一条路。那样也许会更好吧。所有工作,好的坏的,对我来说是没有区别的,仍然是消磨,仍然在寻死。所以为什么会叫我去呢。


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并不了解他。我可以轻易的查到他过去的履历,可以知道他经历过的事情。但是却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看透壳中的样子,对于这样的我又抱着什么样的想法,什么都不肯说,却什么都看到了——这样不是太过分了吗。


然而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大概也不可能知道了。


“你,不是织田作吧。”




骷髅没有回答。也不能回答。


对他来说,这件事情也实属意外。从解脱的死亡中被再度带回人世,对他来说是件痛苦的事情。更加令他难过的是,士兵们也一同从死亡中被唤醒。如果就此听从那个异能者的命令,再度行走下去的话,要堕落成什么样子才够呢。


所以他夺走了枪。在异能者发话前打晕了他。


然后杀掉了刚刚醒来、尚且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士兵们。


在哀鸣的枪声里,有人加入了他。那具白骨身高与他相仿,擅用双枪。只看了一眼,他便知道了那是谁。在其他白骨全部化为飞灰消失后,他们用枪指向了彼此。


这一次,是他的子弹更快一些。


全部的亡灵再度陷入沉睡。他将枪口指向自己,却被一声惊呼打断。赶过来的人,他似乎认识,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呼喊着某个名字,不顾危险夺走了他的枪支。


如果子弹能再快一些就好了。在那之前便了结自己。




白骨伸出手,似乎是代替着谁在这样做着的一样,摸了摸青年的头。


——似乎是认识的。是他们死前跑过来的黑手党的小孩。难怪他认不出来了。身高比以前高了不少,眉眼之间也更加成熟,身上的绷带和伤口似乎也少了呢,衣着也有了一些变化,不再像那时候一样,穿着一身沉甸甸又凝重的黑衣。


在触摸到的瞬间,复活的异能被抹消了。从指尖开始渐渐销融。


——砂色的大衣,似乎带着一点谁的影子。这样说起来,条纹衬衫也是。可是又带着青年自己的特色一样,袖子卷起腰带散落,确实是讨人喜欢的风流样子。难怪有女孩子自愿追上门来,可是热闹一些又有何不可呢。


夜晚结束了。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散落的飞灰上,竟然如同金色的光芒。


——笑起来的样子,说话的方式,其实和谁有些像。但是也并非那么相似,总还是有着其他重要的事情、重要的人的吧。


你看。他们来找你了。




只留下一人的房间里,突兀的响起了手机铃声。


是侦探社。




拜乱步先生所赐,横滨的骚动得以很快解决。而侦探社内的骚动却并没有停止,因为某个人,特别是对于国木田先生来说,实在是太烦人了。


“真的啊,这可是我主动自首呢,”太宰说:“消失的那具骨骸是我带走的,怎么都没人肯相信呢。我伤心得都要死了。”


“那不是正好吗?”国木田头也不抬的打着报告:“说了多少次了……那个异能者自己都说了,只是想复活过去活跃在战场上能力出色的佣兵军团。你也知道他们有四十人,找到的物品也恰好是四十人……哪来的第四十一个?!”


“但是迁墓的时候,你也看到啦,是多了一个的。”


看了看太宰,又看了看手里的报告。都市传说,幽灵,鬼魂一类的想象让国木田面色发白。然后之后看到了太宰的笑容,他又直觉认为对方大概还是在诓骗自己。


“总、总之,他们已经确实被迁到另一个海边墓地了。那里有人看管,更加正式一些,不会再度发生这次的事件。太宰!你的报告什么时候交?!”


“让敦写。”


——侦探社又热闹了起来。之后却因为与谢野医生的一句话,很快的冷了下去。


“其实啊,确实多了一个人的呢。你看,新建的墓碑也是四十一个。诶好奇怪呢,只有两个有名字,其他都是无名墓……”


骤然安静下去的办公室内,响起了某个人的哀嚎。




THE END


这是一篇定时发布www

你们看到的时候我大概已经在等飞机啦www

又要回去上学念书(背井离乡(不对

总之这个时候就深刻理解了拟态的心情(醒一醒

评论 ( 22 )
热度 ( 1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