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kapikapika~pi~ka~qiu~

© 九仞
Powered by LOFTER

【织太百日/34】青灯鬼谈

织太百日第34篇

原作背景设定

#其实并不是很想写这种因为我也很害怕#

#已经开始抱头痛哭并且想打死那个出题目的傻逼#

#等等那个出题目的傻逼是我#

OOC文笔渣,以上OK……我一点都不OK(泪奔)




我们坐在空旷的房间里,中间点着一根蜡烛。


太宰笑眯眯的看着我和安吾,脸上露出有些兴奋的表情。安吾看上去有些无奈,我虽然也觉得这种做法似乎有哪里不太好,但是出于对他的信任和不知该如何开口解释的尴尬,一时之间竟然也默许了这种行为。


“来看看我的新发明!讲鬼故事招引性感漂亮的鬼魂姐姐带着我一起自杀大法!……”


这句话并没能说完。安吾举起品红色的挎包,狠狠砸在他头上。知性理智的情报员冷淡却又恶狠狠、一字一顿的慢慢说:


“来看看我的新发明吧,不用性感漂亮的女鬼姐姐、我用挎包就能帮你自杀大法。”


——之后我花了半个小时才劝开炸毛的猫一样的他们俩。




<青灯鬼行>




“说完故事就能走了吗?”


安吾似乎很生气。我也确实能够理解他的情况。论起工作的忙碌,某种程度上来说安吾是我们之间排名第一的那个人,偏偏他又认真谨慎,不愿轻易放过每一个细节。所以打断他忙碌的工作尤其显得不可饶恕。


可是这样做的是太宰。所以不管多生气,安吾也仍然吞下了怒火。他将挎包放在一边,盘腿坐下,长长的叹了口气。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没有拒绝,也没有回头看我,似乎也在责备我直接将人拖入房间的行为。而我也只能无奈的讪笑几声,期盼我的友人不要因此记恨于我了。


沉默了一下,安吾面对着蜡烛的火光,讲起了故事。橙色的暖光在圆片眼睛上造成反光,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那么我来说一个五年前的事情好了。”




[安吾开始叙述]


作为黑手党内直属于首领的情报员,我经常被要求处理一些重要情报。许多资料都放在密室里,一旦进入就不能轻易离开,电子门锁也只有首领或者受器重的干部才知道密码。那天也一如往常,是我整理好情报后在密室内归档的日子。


就在我将可以解锁的情报放上内网,并且在文件内报上结果的时候,灯熄灭了。


不只是电灯。手提电脑也停止了工作。画面先是凝固在某一点上,无端的抖动了几下,随即变成了全黑。


我被关在了伸手不见五指,没有丝毫声音的密室里。暖风也停止了工作。不知从何处传来了咔咔的声音,我只觉得四肢异常冰凉。


密室并非处在总部内,出于某种考虑,首领将会计室和情报室都放在了横滨某处荒凉且不起眼的事务所。那片地方,形容一下的话,就连野猫都要比人多。夜晚离开的时候总能在附近看到猫科动物绿幽幽的眼睛。而那天,明明还是白日,我却听到猫一样的、突然传来的嚎叫。


明明是白天。明明身处紧闭的密室。那个嚎叫声却像在我身后响起一样清晰。


再没有办法安心等待救援了。我试图在黑暗中调整门锁上的密码。这时却传来了玻璃碎裂,女人惨烈的惊叫和小孩子微弱的哭泣……在没有窗户也没有玻璃的密室里。我终于撬开了门锁。面前的,却是一双不断晃动的脚。


我。冷静的。离开了那个地方。




[房间里一片静默,只有烛芯燃烧着的哔剥声]


[似乎有人不太自在的挪动了身体,还有人似乎觉得害怕一样贴上了另一个人,但是却被避开了]


[小声且不甘愿的抱怨]




好吧好吧,接下来是我……啧,织田作太过分啦,让我躲一下嘛。


既然安吾说的是五年前大家还都在黑手党工作时的故事,那我也来说一个很久之前的事情好了。那时候我还是干部嘛,虽然说勉强算是高位,但是也还是会被首领差使呢。那个发际线靠后的老头说这件事非我不可,就把我打发到荒郊野外的事务所。幸好有老师陪着我呢,不然可真是不想去啊。


总之我带着老师,上了五楼。然而五楼的天花板居然是打开的,黑漆漆的内部垂下几根红色和蓝色的线。诶呀,那可真是漂亮又结实的线呢。我不顾老师的劝阻,从其他房间里搬来了椅子。总之文件也先放在一边了。我的梦想很快就要实现了呢。


虽然说为了“红色的线和蓝色的线哪个好看”而纠结了一会,我仍然顺利的把脖子套进了绳环。然而就在这时,黑漆漆的天花板里,传来了一个低沉而痛苦的声音,和窸窸窣窣的响动。不可能是老鼠之类的小动物,毕竟老师就坐在一边呢。那么躲在天花板里面的是什么东西呢,就在我想一探究竟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刺耳而可怕的女声。


那是非常凄厉的尖叫,简直要刺破我的耳膜。伴随着女人哭泣一样的高音的,是什么东西碎裂的声响。就在我怀疑声音来源正是天花板内那个黑漆漆的影子的时候,我眼前一黑,开始缺氧。


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绳子没有那么结实,一点点往下滑着,整个人慢慢掉了下来。


就在这时,我看到一片黑暗中,如同电灯泡一样泛着光的,怪物圆形的眼睛。


我跟老师瑟瑟发抖。还差点被什么球一样的东西绊了一跤。之后我们从事务所一直跑回了市中心。




[短暂的沉默后,忽然传来暴动的声响]


[“你这个混账在拿电线上吊啊?!”“那怎么可能是电线哦你当我傻吗?”“你就是傻啊!你把我输入到一半的文件还回来!”“织田作快阻止他!”“织田作别拦着我!”“我倒是很想帮忙可是我做不到啊。”]


[打成一团的声音。第三个人无奈的劝阻声。挎包狠狠砸着什么的敲击声]


[静止。烛火燃烧的哔剥声。两个人沉重的喘气。似乎刚刚跑完马拉松]




好的,那么说接下来是我吗。我没有什么说故事的天分,勉强的听一下就好了。


那也是几年前的事情了。由于是黑手党里打杂的下级成员,我经常会收到各式各样的工作。打扫,找寻失物,替换电灯泡……种种不一而足。那天也是,我接到某个事务所保洁阿姨的电话,让我带上工具箱去报道。


事务所五楼的天花板掉下一块,里面也有损坏。我不得不把自己塞进狭小的空间里,用手机照明拧着螺丝。阿姨还抱怨我为什么不带手电筒,我不得不向她道歉,说自己准备不周。然而越是忙碌就越容易出错,电线似乎出了问题,从天花板的缺口一直往下掉。我艰难的往缺口处爬着,时不时撞到横梁和支撑柱。


然而当我终于从天花板里爬出来的时候,只有保洁阿姨僵硬的举着手电筒站在那里。她脚下有个文件包,还有一副眼镜,还有一只滚来滚去的球。我问她怎么了,她啊的一声大喊出来,愤怒的指着楼道里的窗户,破口大骂。


大概是附近的小孩子踢球不经意的弄碎了窗户。我拿起球,走到窗边,向外看去。正好有个小孩子趴在窗口,伸手要他的球。小孩子看上去有些狼狈,就连阿姨都没有再骂他了。我问他是不是这只球。


“把球给我。”


脾气倒是很糟。我跟他说下次不要这样做了,不然球就不还给他。


“把球给我。”


毕竟我不是事务所员工,这件事还是保洁阿姨来做决定比较好。我就回头去问她,结果发现阿姨已经离开了。


“把球给我。”


我最后还是把球给他,安装好天花板,收拾好工具箱离开了事务所。抱歉,这个故事是不是太无聊了?讲这种故事还是比较无趣的吧,可是我也没有遇到过什么有趣的事情。




[两个人的笑声,烛火燃烧得似乎都快了一些]


[笑声突然静止]




“等等,事务所,是几楼来着?”


“五楼啊。怎么了。”


“织田作先生……你都没觉得哪里不对吗?!”


“没觉得。我在那个年纪也能爬到五楼的。”


“我已经不知道从哪里吐槽比较好了!”




“你们,”他轻轻叹了口气:“明明连我都不害怕的。”


“时间到了。蜡烛要烧完了。早点回去吧。下次不要再这样子了。”




[没有人回答他]


[房间里什么声音都没有]




坂口安吾,异能特务科的工作人员,终于从昏迷中醒来。他和同行的人遭遇了非常严重的车祸,并且安全气囊出现了问题,并没有顺利打开。


醒来后,他询问当时乘坐着同一辆车的人去了哪里。医生先是絮絮叨叨的说,坂口先生还能醒来也真是奇迹,后来才在他的催促下,说出了另一个人的行踪。


“好像是跟着一个很高的男人离开了。这么热的天气,居然还穿着砂色风衣。咦,这样说起来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来着……怎么说呢,好像没什么印象来着了。好奇怪啊。”


他点点头,什么都没再说。




THE END




后记:


是的时间是安吾车祸之后,设定是两个人都陷入了昏迷十分危险


因为是原作背景,所以织当然已经死啦,看到两个人灵魂出窍就决定暂且保管一下比较好,总之我们来聊聊天(不对)于是三个人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大家讲起了过去的事情(不对)


当然完全就是同一件事。猫叫是跟着太宰一起来的“老师”这只猫看过漫画的都知道,二卷说过安吾做假账的地方并不是总部内,所以在想会不会情报室也不在呢?如果是特意分离好让某个人(猫)得到横滨最新消息的呢。所以就拜托太宰把文件和猫一起带过去(喂)然而宰半路又上吊了,猫表示不太习惯于是叫得很凄厉(。)


女人和玻璃当然就是保洁阿姨和飞进来的球。安吾看见了上吊的太宰,太宰看到了安吾眼镜的反光,拿着手电筒的保洁阿姨正好提供了完美光源(。)太详细的就不要纠结了。于此同时的织仍然在天花板内挣扎,等他终于爬下来两个人都跑了,于是他才是那个真的碰到不干净的东西的……反正他也不害怕啦没关系(喂)五楼很正常嘛(喂)


然后还因为不放心,成为了背后灵(不对)替身使者(也不对)跟着一起回家了(喂)多么温暖人心的故事啊(NTM)


这几天到新学校上学啦,目前处于家里“除了一张床和落地灯”什么都没有的状态www回复得比较慢还请各位见谅。一想到马上又要上课了顿时觉得很伤心www学校这边还都是山,上个课还要翻山越岭简直要命……

评论 ( 14 )
热度 ( 1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