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kapikapika~pi~ka~qiu~

© 九仞
Powered by LOFTER

【织太百日/47】日复渐长

织太百日第47篇

原作背景设定,糖

#没错这是糖#

#虽然不是搞笑的纯糖#

#捏造龙头战争有#

OOC文笔渣,以上OK请↓




太宰坐在我的对面。微卷的棕黑发丝散乱的遮住他的脸,上面交错着几道深深的伤口,血液凝结在嘴角,顺着苍白的脸颊弧度流下。少年纤细的脖颈上套着粗糙的麻绳,缠满医用绷带。而他的黑衣下摆像乌鸦翅膀一样展开,铺在洒满花瓣和药片的地面上。


看见我来,他扯出僵硬的笑容。瞳孔因为疼痛而涣散,眼神都无法集中到我身上,太宰却仍然露出了一如既往的轻浮模样。然而那样的痛苦的轻松和佯装的愉快,也都是因为看到了我的担心才如此故作姿态。如果要让他的表演欲望得到满足,此时便该顺应他的意志,就像他对我做的那样。要是能再骂他两句,他便更加开心了,也会充满活力的同我辩解起来——只是此刻,我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太宰这个样子。


因为我们正身处尸山血海。同伴和敌人的冰冷躯体装填了横滨的街头巷尾。每个人的生命都像是一颗子弹,离开躯壳的一瞬就只剩下鲜血和硝烟。身为收尸人的我,在这里发现了身为前线武装部队的他。可这名仅剩的存活者却正把自己吊到树枝上,意欲死亡。


而此刻不过是龙头战争的第二天。我们都清楚之后的路还有很长。




<日复渐长>




回去的路上,他一直在抱怨我来得太早。再晚一步,太宰便能满足的躺在死亡之中。按他所说,还能盖上一个因公殉职的印章,受人敬仰的被送进黑手党的墓地里。可是这样的推论也有诸多不合理的地方——


“首领的话,能看出你并非死于战争,而是自行上吊吧。”


对哦。他鼓起脸颊。像个小孩子赌气一样,不满的看着我。可是这位少年并非因为拿不到想要的游戏卡带或者是和女朋友争吵这样普通孩子会烦恼的问题而生气的。话虽这样说,我对于所谓的普通少年的印象也只是来自于书本和影视作品。太宰对我来说,不管怎么样,都还是——


“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啊。”


这让他露出了不满的表情。我也才意识到,孩子们通常是不喜欢被人当成孩子看待的。他们觉得自己早已是独立的个体,何况是太宰那样出色而聪慧的人呢。反过来说,只有成年人才格外喜爱依赖,喜爱圆满的结局和幸福的终点。所以当他郑重的向我说,他已经并不年幼的时候,我没有太过在意。你会知道的。像是宣誓,亦或是预言,他说了这样的话。


而那一天尚且还算是之后数日里比较轻松的了。我继续当着组织内部的清洁工,机械劳动般的作业一日比一日繁重,没多久又因为高级成员的消耗过多,将我暂时调换到内部成员的保镖位置上。我想中间也许发生了更多的事情,因为和我搭档的太宰身上的绷带又多了起来,然而当我去询问他的时候,得到的回答通常跳脱又可疑。没有一处是因为争斗受伤的,听上去似乎都是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成因。诸如从楼梯摔下或者跌入水沟。我分不清他说得到底是真是假,然而干部候选也确实没有对我说谎的理由。


我应该去问吗。我应该去分辨吗。我应该去靠近吗。对于那个少年,我抱持的感情一直都很复杂。既觉得尊敬又佩服,这个人的才华是我远远比不上的,他是百年不遇的天才,是首领直属的成员,恐怕不久就能登上这个黑色世界内仅有的五个宝座之一;另一方面,虽然也像其他成员那样有一些惧怕和不信任,那样的情感在看到他本人的时候也像蒸汽一样飘走了,他只是个人类而已,如果太宰真的像其他人声称的那样是恶魔的化身的话,那么他怎么还会受伤呢。


太宰恐怕不知道我脑海中被分割成两半的想法。不,也许他是知道的,但是那不妨碍他继续靠近我,像个汲取火源温暖的孩子那样待在我和安吾的身边。我们都得到了他的夸赞,在他眼里仿佛是个正确的好人一般。然而我什么都没有做。我时常想对他说,外面的世界里做出这样一点慈善的人可有的是,我那种微不足道的做法并没有他说的那么厉害。


然而我没有。我当然知道,正确的人是不会待在港口黑手党的。出于心内某种不可道出的恐慌和空荡,我什么都没有说。




跟在太宰身边的日子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忙碌,何况是在这样特殊的时节。他工作的时间不定,生物钟比我还要混乱一些。有的时候凌晨四点刚刚把他送回家,三个小时后就又接到他打来的工作电话。太宰自己是不开车的,或者该说他的车都被开废了,通常都是我去接他。最初的时候他还肯在停车场等我,后来便直接把公寓钥匙给了我。不得不说,十分丢脸的是,接到钥匙的时候我竟然觉得心里的恐慌少了一点,仿佛是我每日都在对自己重复的“太宰只是个人类,只是个孩子”这样的事实更加得到了确认,我不会在某天发现他忽然消失得毫无踪影。


所以哪怕发现他的公寓完全就是空壳也没能让那种隐秘的喜悦减少一分。太宰的家,与其说是休息的地方,不如说只是个驿站般的落脚点,只能满足最基本的生理需要。没有床,只有一张摊在地上的床垫。衣服倒是好好的挂在公寓自带的衣橱里,我发现其中有件黑色大衣被泄愤一般踩了好几脚。浴室挂着廉价的毛巾和洗浴用品。除此之外便只有空酒瓶和空罐头了。连厨房都没有。


想起他曾经自满的对我们说自己发现了新食谱,那个不知是牛肉锅还是鸡肉锅的东西,我便问他到底是怎么做的。他似乎忽然来了精神,数秒前还懒懒的模样一扫而光,一边坐在床垫边缘换着衣服,一边滔滔不绝的讲着各种材料的奇妙用法。最后太宰才说,那些都是他在外面租了个厨房做的。


我们一边走下楼,一边听着他说自己的料理计划。从应景的节日料理——诸如可以毒死人的月见团子和能够砸破脑袋的正月年糕——到平日的奇思妙想,他比划着说,不知道把吃完会晕眩的巧克力交给女孩子们,对方会不会答应和他殉情。我回答到,可能不会,取决于那个女孩子想不想求死吧。过了一会,他又忽然说,那么巧克力给织田作,不殉情,只是要帮忙收尸呢,织田作会答应吗。


我站住了。太宰还在继续往前走去,一直走到外面的阳光里。他回头看着仍然停留在阴影里的我,似乎也没想等我的回答。我仿佛觉得他是在责备我曾经试图阻止他的自杀,也许算不上阻止,因为我什么都没有做,树枝支撑不住他的体重折断了而已……还是说,正是因为我什么都没有做呢。


空气里又传来了硝烟的味道。我想我有些明白了什么。我确实不再杀人了。


我只是帮凶而已。距离那种所谓的正确,还有很远的距离。




没有人关心黑手党是怎么想的。或者该说,没有人应当关心黑手党会怎么想。组织内部管理严格,不仅仅针对泾渭分明的职位,同时也包括人的内心。能够在这个地方讨生活的恶棍,每个人背后都有一长串的故事可写,每个故事里都有一块伤心的墓碑。谁都不想被别人看到墓碑前献祭的花朵和心脏,所以谁都不去探究别人的想法。


我不曾对太宰说过我是为什么来到这里,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同样,太宰也不曾对我说过他的经历。哪怕在组织其他人看来,我们已经是关系相当不错的朋友,也没有人试图往彼此的深渊里再多走一步。目前为止,我所有的疑问都不曾得到解答,这也造成我面对这个孩子的时候总是会有力不从心的感觉。我想,其他人也是一样。


——因为仅仅数分钟前,太宰刚刚把这片战场变成墓地。早在数天前,便有了“港口黑帮已经获得那批资金”的流言。同时参与争斗的大组织已经收手,试图在接下来的安排上与港口黑帮合作,仍然像疯狗一样咬上来的只有一些小型帮派了。现在他们中的大多数已经变成了尸体,并且死于内讧。


就像我在试图成为他所说的“正确的人”一样。他也在或多或少感受着旁人带来的影响,对他来说能够被夸赞的,大概除了克制所有异能的能力,就只有恶魔般的头脑,而他也正在像颗种子一样,疯狂汲取着恶意和诅咒生长。


眼看着他往前走去,准备处理掉仅剩的几个活人时,我拉住了他的手:


“让我做吧,太宰。”




太宰花了一个小时便结束了小型帮派的反扑。而我却花了整整一天,处理那些组织里仅剩的几个俘虏。获得消息的手段有很多,不杀人的方法却很少。当我走出地牢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下去了。门口的灯早就在争斗中被打碎,整条街都断了电,唯一散发着幽蓝光芒的,是坐在台阶上打着赛车游戏的太宰拿着的游戏机。


听到我的脚步声,他头也不回的问道:


“怎么样啦织田作?那些家伙肯开口了吗?其实你不需要那样做也可以的,能够指使他们的肯定还是关东地区其他几个大型帮派。偏偏我们目前和那边达成了停战条约,这份证言对首领来说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价值,毕竟哪怕是要翻脸也得等以后啦。这些证言救下的,只是那些人自己的性命而已。从这一刻他们就是港口黑手党要保护的对象……虽然里面大概没人会领情。”


我学着他的样子,在台阶上坐下来。赛车在跑道上飞速滑动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划过,除此以外这条街都是静谧无声的。散发着暗红的烟雾昏昏的笼罩在深蓝色的天空上,星河从海那边划过,全部倒映在我们脚下那片碎玻璃里。喉咙发痒,头脑发昏,手指从衬衫口袋里摸过去的时候才想起自己并没有带上烟盒。几天前就扔在家里了。毕竟,我的身边可都是未成年。


再远的地方就没有光了。目光所及都是死寂深夜。身后的门也是静默的黑色洞窟,吞噬着鲜血和哭泣。而我的口袋里只剩火柴还能发出一点光源。我拿出一根,划开,想着香烟的味道聊以慰藉。太宰的赛车撞到了跑道,他扭头来看我,忽然笑出了声:


“里面不会有火炉的。也不会有圣诞树和你想见到的人。”


“可是柔顺的走进黑夜,也只会失去更多。”


我回答他。火柴熄灭了。游戏机也终于撑不住了。我们失去了最后一点亮光。


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呢。如果不是来自他人的影响,你自己是否还有正在寻找的东西,而那些东西又是否值得你去追寻。我想问他,却还是开不了口。因为我自己都并非完美,离他口中的那种正确的人尚且很远。


“走吧,”我说:“我送你回家。”


他闷闷的嗯了一声,拉住我的手站起来。


就在那一刻,街区通电了。久违的暖光将我们包围,失去了玻璃罩的灯泡坚持不懈的闪着,影子也顿时浓了起来。再过六个小时,这些灯又会全部熄灭,因为那时候黎明也会来了。




你找不到答案也没有关系。


因为那条路总是会出现在你的脚下的。




THE END

糖够了嘛www

我们可以继续发刀了嘛www

(忽然被揍)

学校课业好重哦感觉这辈子没有这么努力念过书

而且食堂超级不好吃

(当时信了什么邪报考这里的)

失去梦想.jpg

评论 ( 4 )
热度 ( 1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