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作!织田作织田作织田作!织田作!

© 九仞
Powered by LOFTER

【织太百日/55】毛绒兽耳

织太百日第55篇

原作背景设定,糖(想承包这个织)

#昨日的续篇#

#因为太可爱了忍不住手#

#啊我废了#

OOC文笔渣,以上OK请↓




在情报员坂口安吾先生面前阅读着文件的太宰,露出一副比起平时更加郑重的表情。他对安吾点了点头,说这一份他会亲自交给首领。虽然听上去令这位情报员觉得安心了一点,可是出于某种原因,他却完全无法镇静下来,甚至已经开始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着对方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报员抬起头,用眼神问他身后戴着墨镜穿着西服的保镖。谁知那两位一米九的彪形大汉居然四十五度角歪着脑袋一脸纯洁天真的回看过来,好像他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完全没有注意到什么异常一样。


——不愧是太宰,最年少的黑帮干部。身边的人被管教得可真好。然而压抑不住怒气的安吾已经想拎起身边的挎包,狠狠在只有看上去正经、不对、看上去都不正经的少年头上来一下了。


“那么就拜托你了,”他说,忍了忍,终于还是没忍住,视线一直往太宰头上飘:“以及快点把那个摘下来!真难看!”


太宰顶着那对黑褐色猫耳的发卡,一脸同样的纯洁无知,对着坂口安吾歪了歪头。




<毛绒兽耳>




今年春季,毛绒绒的困扰毫不意外的再度来造访我了。不知从何时开始,我的身体开始出现异常,脑袋上会长出一对橙色猫耳不说,身后也挂着一条长毛猫的尾巴,背叛主人心意的露出愉快的模样,巡视领地般慢悠悠的扫来扫去。相比过往,今年的状况已经好上了很多。由于太宰的出手相救,我不需再戴上帽子或是穿上厚重衣物作为掩饰,因为——


“织田作!我回来啦!”


这样欢快的喊着同时打开房门的,正是这些日子里我的同居者:坚持认为自己头上也长出了一对猫耳所以搬来与我同住的太宰。这位最年少黑帮干部身上仿佛有着某种特殊的能力:多么离奇的事情,由他做来都不会变得奇怪,都是理所当然的。拜他所赐,好像大家都认为有这样的耳朵是很正常的事情了。据说这样的风潮,甚至流传到了位于组织顶点的首领那里。


然而当我问他是怎么做到的时候,他却说自己只是将猫耳当做礼物,送给了一个小女孩,只此而已。具体发生了什么,我是没有听明白,只是越发由衷的认为太宰确实是个很厉害的人。多亏了他,这对耳朵不会再被帽子压得发冷发麻,我也不会因此感到焦躁难耐。


“欢迎回来。”




虽然这样说了,我却无法马上接过他沉重的黑色大衣或者递给他一杯热茶。我看到太宰露出了有些呆滞的模样,视线不断在房间内游移,却似乎没有发现我的位置,眼看就要从我所在的地方走过去了。在这实在有些尴尬,我不得不出声提醒他:


“我在上面。”


太宰这才向上看去,这才看到了位于天花板上凌乱的景象,这才发现了房间中的我。如果有什么糟糕的搞笑集锦,这一幕大概可以选入十名以内,被永远封存在横滨的记忆里——我被卡在灯和天花板之间,费力的保持着平衡,尾巴还勾着灯柱不肯放开,哪怕我再三命令它放松也无济于事。这实在太糟糕了。我的脸庞已经因为麻木和尴尬无法做出任何反应,二十后半的大叔做出这种姿态实在太过羞耻,可我已经绝望到连脸红的力气都快要没有了。


半小时前,我结束了打扫工作回到家中,却发现客厅的灯泡需要更换。对我来说这并不是一项困难的工作,挪好椅子的位置踩上去,将备用的灯泡拧上去就好。明明应该只是这样而已的。但是对于猫科动物来说,高空作业似乎是一项值得自满的享受,尤其在看到环绕着灯泡不断飞舞的昆虫时更是如此。当我抓住那只飞蛾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又做了什么,然而一切已经为时已晚。下去可比上来要难多了,何况光是保持平衡,就耗费了我全部的精力。


——也就是说。我已经在这里徘徊了半个小时之久。当太宰从邻居处借来梯子,将我从这个难堪的境遇解救出来后,我甚至无法直视他的眼睛。本能已经意识到自己闯了祸,耳朵软蔫蔫的趴着,尾尖低垂,不甘愿的晃了几下。夕阳暖光穿过玻璃窗,在银色的厨具上停留了一刻,折射到我们眼前。在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走到光斑处,伸手试图抓住那束光之前,太宰拦住了我。


最年少干部的理由相当巧妙。他愿意去换灯泡,而我也自然被他分配了一个艰难的任务:


为他扶住脚下的梯子。




太宰并不擅长运动。这种说法也只是和黑手党内擅长体术的恶徒们相比而言。事实上,我认为他的运动神经和平衡能力远超一般人,至少不像他自称的那般差劲。而现在的情况更是令我对这位年纪轻轻便成为干部的异能者佩服有加。不愧是太宰,这样出色的人竟然会是我的友人,感受到隐约自卑的同时,也更加的自豪起来。


哪怕是登到(我这样的人会发生如上尴尬状况的)高处,同样顶着一对猫耳的太宰也仍然面色如常。他稳稳的踩着梯子,坐在最高的木板上,观察了一下接口便将替换用的灯泡安装了进去。眼看就要成功了。我不由得屏住呼吸。事实上,在今日之前,我从未想过如此简单的家务可以变得那么艰难。太宰手中的已经不再只是一枚灯泡,在我眼中,那可谓是玻璃制成的未爆弹,易碎又危险。


忽然,太宰低下了头。那双犹带稚气却也深邃黑暗的双瞳注视着我。他说:


“咪。”


“咪。”


我也下意识的这样回答到。喉咙深处发出的低沉声音敲响自己的耳膜后,我才想起这样的对话并没有什么意义。拥有一对猫耳并不意味着我就能听懂非人类生物的声带震动出的奇妙声音,然而就算如此,与太宰多年的默契也让我理解了这样的话语中的含义。顺着他的视线,我也低下头,只看了一眼,便想要夺路而逃。


长毛猫的暖橙色尾巴,正勾起来卷住太宰的脚踝。不仅如此,还探进裤腿中,悠闲的用尾尖来回扫着少年光裸的皮肤。这完全就是骚扰。不。太宰还是未成年。这是犯罪。虽然和黑手党谈论法律事宜显得徒劳无益,我还是认为,人——不,就算是猫——也应当有行为准则存在的:一只好猫不应当随意杀生,不应当持强凌弱,不应当对未成年出手。等等。我在想什么。感觉似乎非常容易的接受了猫的设定。现在用榔头把刚才的想法从脑中敲出去不知道是否还来得及。


就在我握住那条尾巴,同本能做着艰难的斗争的时候,太宰露出了怜悯的表情,从梯子上挪下来。最年少干部在夕阳昏黄的光晕中显得严肃而神圣,他与我的视线平齐,一字一句如同告解。


“不对成年人出手,也是未成年人的品德的。”太宰说:“毕竟如果你因为愧疚去投案自首,在监狱里待上那么几年的话,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忍住——”


“太宰。”我打断了他,并且看到少年明显紧张起来。虽然这样说不太好,但是我仍然认为:“犯罪是不好的。太宰。炸监狱也是。”


那天我是摸黑吃完晚饭的。




虽然在太宰面前尚且还能维持游刃有余的大人姿态,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隐藏起来的实情。不自觉收缩的瞳孔,视野中清晰的面容,微微摇动的尾巴和要拼命压抑才能从喉咙里咽下的呼噜声,以及不断放大的心跳声。我知道太宰并不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陷入了变成猫科动物的窘境,他头上那对棕黑色猫耳不会转动也不会向后折去,但是也许是春天的错也说不定,尖利的牙齿已经痒得发痛,想要一口咬上那对毛绒绒的耳朵。


考虑到这点,和太宰暂时分开也并不是什么坏事。离春天结束还有数天而已,樱花全部落下的时候,毛绒绒的困扰便会消失了。如果有什么必须做不可的事——下跪道歉也好(作为最下级成员这样的业务可没少做),被太宰拒绝也好(以“你拒绝了我,我也拒绝你”之类报复性的理由),或是被首领拉去填海也好(这很有可能,考虑到太宰已经旷工数日)——我希望至少不要再被猫科动物的本能打扰,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


然而当我回到家后,我却发现太宰正低落的坐在沙发上。最后一点阳光正好停留在柔软的靠垫上,看着就让人有了昏昏欲睡的醺意。年少干部的脚下还堆着绳子和猫薄荷,看上去像是个简单而有效的陷阱。


无论如何都不敢靠近那些嫩嫩的草叶。光是看到,就有了半醉的感觉。回想着薄荷草甜蜜的味道,我用尽力气保持着警惕,谨慎的问道:


“太宰?”


少年一副喝醉的模样,晕乎乎的抬起头来,露出一个清醒的时候绝不会做出的傻笑表情,就好像是误食了会产生幻觉的毒蘑菇那样,不停的咯咯笑着。而在他的头上,冒出一对灵活乖巧的猫耳,跟着他的动作一起灵活的转动。那是真的,柔软的,猫耳。


“织、织田作……”


他似乎是想站起来,却一脚踩中那些陷阱,整个人都被绳套勒住脚踝倒吊起来。我冲上去试图帮他,却被他手里的草叶扫到了脸,手脚都瘫软下去,只能半躺在沙发上。最糟糕的是,太宰那对猫耳正好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毛尖透着一点白色,薄得能看到血管的脉络,散发着十分可口的味道。春天末尾的气味。猫薄荷的气味。喜欢的人的气味。没有比这更合胃口的了。


尖利的齿尖,已经不受控制的露了出来——




如果不是安吾,我们不知还要在那样尴尬的境遇里呆上多久。


据我们的朋友说,当他赶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两个喝醉酒一般的神经病瘫软在一片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家中的草叶里。一个人正傻笑着叼着另一个人的耳朵不放,另一个人正被叼着耳朵倒吊在房梁。场面堪称世界名画。他拍光了身上带的全部胶卷才想到要放我们出来,而那些底片,就连干部的威胁也没能让情报员先生扔掉它们,安吾坚持要洗出照片裱起来挂在他的办公室里,而且要有纪念用观赏用实际用三份才行。


“就连太宰也长出了猫耳,”情报员似乎十分满足,露出难得一见的开朗笑容,仍然在不断的调侃着我们:“怕是传染病了。我最近要离你们远点。你应该看看太宰炸毛的样子,咬一口炸一下,偏偏他的毛还那么少。毕竟还是未成年的小猫呢,看上去可真是可怜。”


在安吾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我和太宰对视了一眼。如果这仅仅是这种程度又无伤大雅的传染病的话,那可没有让情报员先生独善其身的道理。何况我也很好奇安吾的猫耳会是什么颜色。


带着美好的善意与温暖的友情,我们缓缓靠近了安吾……




THE END


虽然写了这么多毛绒绒

但是我仍然只能吸同学家的猫

今天也在因为没有猫而哭泣

搞定了明天的presentation和reading心满意足的滚去睡觉

评论 ( 7 )
热度 ( 1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