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作!织田作织田作织田作!织田作!

© 九仞
Powered by LOFTER

【织太百日/70】完美世界(01)

#连载#

#非典型性ABO#

#顺利的话可能会有车#

#可能的意思就是可能会可能不会#



01.

织田作之助是被迫醒来的,他身上压着一个不停咯咯笑着的小孩子,床边还围着另外四个,手里拿着他的领带和大衣,衣服一角拖在地上,看样子已经被迫跟着小孩子们扫干净了附近的地板。几个孩子看上去都有些迫不及待,仿佛恨不得能马上把织田轰出门去,然后下一秒织田就能把这次的Omega带回家。

考虑到这还是孩子们知晓织田工作上的内情后,第一次有Omega被新平权机构带来同他约会,织田作毫无被吵醒的不快。他平静的起身,让兴奋的小孩子们努力的把外套甩到他身上,而他自己走到厨房煮了一壶咖啡,为挂在他身上的孩子们准备早餐。织田已经注意到餐桌下放着一捆麻绳,而厨房里的水果刀也不翼而飞,同时唯一的女孩子咲乐紧张的对他使着眼色。织田强硬的收回了正在试图把领带套到他的脖子上的男孩们藏着的危险物品,并且警告他们不要用在那位Omega身上。

“那个人可能会喜欢你们的安排,”织田端起自己的马克杯,里面的液体冰冷柔滑散发着异味,他自己闻不见而孩子们也不在乎:“也可能不会。我们要先看看对方是怎么想的。并不是每个人都在追求一样的东西,我们也不可能强迫别人走他们不想走的路。”

孩子们失望的对看一眼,终于放弃了他们的计划。然而能够看到织田是如何成为他们想象中的英雄将美丽的Omega主角从水深火热中救出(虽然他们并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水深火热),或者成为穿着风衣黑帽的间谍抽出枪支干掉所有坏人然后邪魅一笑(也并不清楚织田到底有没有干掉坏人并且邪魅一笑的能力,甚至可能后者对织田来说更难一些),他们还是很满足的,就好像故事里的主角变成了他们一样。在小孩子们期盼的眼神中,织田作换上鞋子走出门口。看着他们欢送的模样,男人居然有了自己正在迈上战场的错觉。

 

去往新平权机构的路比较远,织田却不想乘坐飞在他头顶上的交通工具。这时正是客流高峰期,飞艇都忙碌的穿梭在空中轨道上,将各种性别的乘客送往居住区外的城市里。有些飞艇还特别标注了“Omega专属”或者是“Alpha专属”,这些是给快要到达发情期的人使用的。路上的交通比起空中飞艇自然逊了一筹,可胜在清净自在。他搭上一辆慢悠悠的无人车,看着前车窗玻璃上循环播放的广告:

“家庭宠物。仿真而体贴。为您的生活提供乐趣。”

然后一群奔跑着的动物出现在蓝色天空绿色草地的画面上,看上去和保护区的野生动物没什么区别。屏幕上不时穿插着客人的评论和上传的温馨家庭照片。作为陪伴开导人类的心理治疗手段,许多人都会选择花钱买一只昂贵的家庭宠物,它们不仅能缓解Omega的紧张情绪,也能令alpha看上去柔和一些,同时还能承担简单的电子管家责任。织田家里却没有那些新型的宠物,他看着广告,思考着是不是应该买一只送给孩子们。既然这是正常的家庭里有的东西,那么孩子们就该有一个才行。

只是这些仿生宠物实在与他那时的不同了。织田看了半天,实在比较不出任何优劣。狮子也好水母也好对他来说没有功能性的区别。无人车塞给他一张传单,织田准备直接让孩子们选。现在真的是不一样了,他想,至少他那时候的仿生宠物没有这么多可爱的外形,虽然功能没什么变化——这么多年来仍然是那老一套。

 

所以当车终于停下的时候,织田毫不意外的发现他已经迟到了。在粉色机械领航员的指引下,他来到一间单独的会客厅,里面已经坐着正在百无聊赖的等着他的Omega和平权机构的老师。看到他的身影后,那位Omega仍然无聊的玩着自己的头发,戴着眼镜的教师却拧着Omega的腰让他站起来同织田问好——随即这场相亲便没有他们俩什么事情了。织田放空头脑想着今天要为孩子们准备的营养餐,那位Omega偷偷看了看四周便摸出游戏机拼命砸键盘。房间里只能听到培训教师翻看着织田的履历时低声嘀咕的声音。

织田作之助知道自己的简历并不出色。甚至某方面来说可以被称为十分恐怖了。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他同先后五名Omega这样会面过,家里多了五个孩子,然后那些Omega以不同的理由——失踪、病重或者是死亡,消失在他的生活中。如果现在还有人看过夏尔佩罗,那么他们会叫他蓝胡子的。但是,有一点可以弥补这份履历的任何不足:他是一名退伍的Alpha军人,有着一份光荣的高等军衔,他在任何方面都可以享受优先权益。包括带走一个Omega。

手续办得很快。平权机构的培训教师虽然看着十分严肃而不近人情,却实在是一名好人。在Omega被织田带走之前,那位戴着眼镜穿着正装的教师特意将Omega带到一边,对他百般叮嘱面授机宜,可Omega实在不怎么领情。在和教师说话的时候,在和织田回家的时候,甚至是在跨入家门的前一秒,Omega都爱不释手的玩着某款新出的飞车游戏。他问织田的第一句话是,这里有没有联网让他打排位(这是考虑到有些alpha不喜欢自己的Omega同外界接触过多,某些家庭会选择掐断网络),第二句话则是——

“你叫什么来着?大阪(OSAKA)——什么什么先生?”

“织田作之助(ODA-SAKUNOSUKE),之前在大阪居住过一段时间。”

这样说着,门开了。两个人先是被闪亮亮的彩带和纸屑淹没,然后又被膨胀到差点爆炸的庆典棉花糖活埋。当他们好不容易清理好自己之后,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五个震惊到近乎心碎的小孩子。

 

外界关于Omega的刻板印象,一般都是柔和而感性,他们有着玲珑娇小的身段和脆弱敏感的心理,被认为是艺术和美的化身。孩子们虽然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着各种各样的Omega,却也多少有着不合时宜的憧憬和期待:比如长发飘飘的温婉美人,或者是害羞内向的小家碧玉。总之,一位对孩子们毫无爱心只顾着打游戏,身高一米八几可以俯视孩子们的发顶的Omega,大概是不在他们想象之内的。

太宰治——那名Omega——似乎对尴尬的气氛毫无所觉,他拿出一个纸盒子,问织田能不能让自己的仿生宠物透透气。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太宰打开盒盖,一只只棋子大小的螃蟹便争先恐后的爬了出来,看上去并不像是喜爱和主人亲近、为主人管家分忧的电子宠物,拼命远离太宰的态度看上去简直像是在逃命。

太宰把盒子向后一扔,用脚把没来得及跑走的小螃蟹一只只翻成肚皮朝上爪尖乱划的样子。他开心的问孩子们:

“要不要玩五子棋!”

一直闷在房间里的孩子们马上沦陷了,这可是字面意义上活生生的五子棋:

“要!”

 

太宰生性活泼,也不知道是怎么才能在古板老朽的Omega教养院长成这个样子。总之令织田安心的是,他跟孩子们很合得来,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就玩到了一起,用织田家的电视机打起了末日丧尸版本的马里奥。织田必须要承认,各方面看来,太宰都是一个【符合要求】的人。他似乎天生就有平定气氛的能力,懂得如何将人摆布在合适的位置,在他的管教下,孩子们再没有为玩具的时间分配吵过架。

只有一个问题是织田无法理解的。这位Omega同意了他的申请,甚至在认识的第一天就毫无顾忌的搬入了织田的家中,他养的螃蟹们也同孩子们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他们看上去确实像是广告里和睦的一家人了……这位Omega却唯独不想让织田咬上他的后颈。哪怕织田只是想做一个暂时标记而已。织田并不喜欢目前广为宣传的“Omega应当受到保护”的论调,可是这不意味着Omega不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其中,带上Alpha的味道就是十分有效的手段,这样其他人就能知道谁是不能碰的。如果遇到意外发情的状况,残留在后颈的信息素也能让Omega撑到回家之后。

然而太宰却拒绝了。他就像占领阵地一样攻下了织田的家,龙卷风般宣称着自己的存在感,却独独把织田放在真空的风暴中心。他总有各种理由和手段推开织田,比如身体不舒服,或者是孩子们来找他玩,再或者是他要去找螃蟹们玩。每天早上织田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起身了,晚上也总是不肯好好睡觉。以至于到了现在,比起是否能用信息素暂时标记太宰,织田更加担心对方的生活习惯:好几次孩子们因为夜半噩梦叫醒了织田作时,他都能发现太宰还正坐在黑暗的房间一隅,他养的仿真小螃蟹乖巧的趴在他脚边,数量可能少了几只,不知道又被太宰忘到哪里去了。

“外面什么都没有的。”织田说。太宰已经打开了落地窗的窗帘,面前摆放着乱七八糟的酒盏和空酒瓶。然而窗边却漆黑到伸手不见五指,因为窗外的街道上也没有丝毫光亮,整个城市都是静谧的。任何的自然光源,比如两个世纪前受人赞美的星光和月光都停在隔离罩外面,温柔似水的美景和恐怖燥烈的风沙都在居住区外止步。外面真的是什么都没有。

太宰没有回话,手托着腮,微微偏着头,让织田看不清他的表情。织田只得匆匆将毛绒毯子扔给太宰,便去安慰硬撑着说自己没事却仍止不住掉泪的女孩子,当他回来的时候太宰仍然维持着那个姿势。这时他才意识到太宰已经睡着了。

客厅里太冷。哪怕开着空调,寒气仍然止不住的从窗缝里飘进来。沙漠区就是这样。织田犹豫了一下,仍然将太宰抱回卧室。考虑到对方并不喜欢和自己共处,织田让太宰躺在床上,自己则在床下摸索了一阵,掏出控制器,独自睡在地板上。

可第二天早上他却还是在床上醒来的。太宰撑着头,笑眯眯的看着他。织田不着痕迹的动了一下,发现控制器仍然好好的躺在手里,位置和睡前的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早上好。”他说。

 

自那之后,他们的关系才开始慢慢改善。孩子们对这样的变化十分敏感,时常在太宰看不到的地方——或者该说是他们以为太宰看不到的地方——有些兴奋的窃窃私语。他们都很喜欢太宰,希望两个人能像故事里说的那样,真的发展出一段感情,也正因此,孩子们在太宰面前表现得伶俐乖巧,好像是这个家里住了六个大人那样。反观太宰自己明明是个成年人了,却时常表现得像孩子那样天真烂漫。

在没有功课的时候,孩子们经常表现成熟的来陪太宰玩。他们就读的beta学校距离不远,因此能比织田更早到家。孩子们似乎已经分配了时间表,到家后,总会有人先来找太宰,陪那位一直待在家里的Omega说话。

只有一次,孩子对太宰发了脾气——

“来试试这个游戏吧!”太宰说,似乎十分期待:“我想织田也会喜欢的,我们可以一起玩。不过他总是很忙的样子呢,大概平时也很少陪你们玩这些吧。”

“是的,不过没关系,”小孩子克制着不去多看那个游戏几眼:“我们自己也玩得很好。咲乐和优会去看书。我们还会接球。织田作给我们买了可以扔球的手套和球棒。”

“诶,是吗,”太宰忙碌的找着游戏连接的插口,声音从电箱后面闷闷的传过来,听上去有些失真:“你们的妈妈也不陪你们玩吗?”

“你不是在陪我们玩吗?”孩子狡猾的转移了话题。而太宰却没有放过他,念书一样的背诵着教导学校内布置的Omega的职责,比如家务(虽然现在基本都是织田在做)比如烹饪(虽然现在也都是织田在做)再比如教导孩子(太宰认为这一点自己做的十分出色)。等他从电箱后面爬出来,准备打开这款老式游戏的时候,他才看到小孩子已经委屈得憋红了的脸。

“才不要那种妈妈呢!”孩子终于忍不住了,眼泪扑簌簌的掉下来,摔上门跑掉了。太宰并没有多说什么,他表现得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当织田回家后,迎接他的就是仍然看起来和睦的家庭成员。两方都心照不宣的掩盖了某些事实。

 

只是当晚,在织田不知道的时间里,太宰悄悄的起身了。他的生活作息并不规律,织田知道这一点。只是织田却并不明白为什么。织田也并不清楚这个家庭有多么奇怪,至少在外界看来绝对不是一个正常家庭该有的样子。

太宰微微撑起身体,看着仍然熟睡的织田作之助。从那位红发的“Alpha”那边,传来了夹杂着微弱杂音的呼吸声,胸腹也平稳的一起一伏。那双总是搜寻着打量着什么的蓝眼睛已经闭上了,总是倾听着警惕着什么动静的耳朵也被太宰的电子宠物发出的声波干扰了。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后,这位“Omega”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忽然伸出手,做了什么。织田的呼吸声和生理活动顿时停止了。

太宰数着秒,将时间控制在不会过于引人注意的程度。而这期间,织田没有任何动静。他像是休眠了,又像是死去了。太宰终于又打开了他偷偷拿在手里的控制器,停止的时间又流动起来,织田再度开始呼吸,胸口传来机械过度工作而不堪重负的老化音。

一个机器人和五个孩子组成的家庭。或者该说,是一个已经被淘汰的人形仿真家庭管家,和五个被收养的Beta孩子们的家庭。Alpha和Omega是有几率生出Beta的孩子的,然而多数的AO家庭却并不希望抚养一个B,非AO的孩子们对他们来说毫无益处,社会对于工蜂的管理也并不如对AO一样严格。太宰叹了口气,什么都没有说,他的小螃蟹将控制器放回原先的位置,扣回织田精心布置的电子锁。干扰着房间的声波也消失了。

第二天织田发现自己差点迟到了。他的生物钟比正常的钟点慢了一些,于是他没能赶上去往城区的电车。



01-END

恩完全是放飞自我的ABO)不管了自己爽到就好(喂)

好久没写连载了一时间有点不太适应

要不要来猜猜太宰的性别www

评论 ( 4 )
热度 ( 1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