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kapikapika~pi~ka~qiu~

© 九仞
Powered by LOFTER

【织太百日/71】完美世界(02)

#百日最丢人预定#

#虽然在努力写自己想写的东西#

#但是紧张到不行害怕砸穿到地心#

#或者该说其实已经砸了?#



02.

虽然对这个怪异的家庭抱有些许同情,但是太宰本人也并不是自愿接受这个任务的。正因如此,哪怕他在知道了织田作是人形电子管家后奉献出了自己为数不多的同理心,也仍然不能缓解太宰治看到这个任务时发自心底的嫌弃。

数个月前,位于服务区的侦探社接到了来自特务科的委托任务。来拜访的是种田科长,某种角度上说科长亲至已经是非常难得,任务难度也自然随之直线上升。某个居住区内的Omega人口时常失踪死亡或是发生意外,新平权机构便将此事交给特务科调查。然而特务科对此也是一筹莫展,那个社区内居住的大多是有军衔或者退役的高层Alpha军官,除非得到军部的许可,否则就连特务科也不能轻易派人进入。

任务就这样被分派到民间组织性质的侦探社处。送走种田长官后,福泽先生也对着文件发起愁来,发际线眼看就要有向种田长官的程度靠拢的趋势。试图为社长分忧的乱步便干脆利落的提出“要不我们毙了他吧,我是说种田长官”这样以下克上的不可饶恕宣言。光明正大的攻破敌营派(支持者为与谢野晶子和泉镜花:“那种Alpha活该被阉割”)与任务完成就好的地下潜入派(支持者为国木田独步和谷崎润一郎:“拿到证据就撤退”)大战三百回合,其中掺杂着不关我事睡觉派(宫泽贤治)不关我事甜点派(直美)和努力劝架中立派(中岛敦)的挣扎声,就在太宰治——顺带一提他本人是不关我事吃蟹派——拿起第三个甜点准备往里面加芥末的时候,战火烧到了他身上。

对此,国木田先生表示他活该。

 

经过福泽先生艰难的整合,攻破敌营派和地下潜入派达成了某种意义上的一致。两方决定双管齐下,拿到证据的同时便冲进去揍他。之后大家便为了谁去潜入犯了难,毕竟这里的人全都更擅长武力攻破(不愧武装侦探社之名)。在排除掉了乱步——不能让侦探社的中流砥柱深陷险境,何况大家更害怕对方用一块奶油饼干就把乱步拐骗走;排除掉了几位女士——这是为了对方的健康着想,没错是对方的;排除掉了社长——之后目光都集中于在场几位男士的身上。

谁能伪装成Omega?几位男士面面相觑。本着为社内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国木田起身,化了个妆换了身衣服回来,之后便被无情的排除在名单之外。而与此同时,看到失踪名单上有许多漂亮的美人正跃跃欲试想和Omega小姐姐殉情的国木田的搭档:太宰治,进入了众人的视野。

“上次和地下平权组织争斗起来,是太宰潜入敌方的总部,带回资料的吧?”
“对。不过我想主要原因还是那边都是太宰先生的熟人的缘故。”

“可是之前发生的炸弹事件也是太宰去潜入外国大使馆的吧?”

“我更觉得那是他的本色出演。流氓这种角色很适合他。”

“也就是说他经验丰富咯?”

“……”

 

经验丰富的太宰治此刻正对着厨房工具一筹莫展。很快,新平权机构的人就要来拜访了,他们会调查这位“Omega”和他的“Alpha”的相性,作为回访的资料加以保存;同时国木田会混进去伪装成机构教师从他这里收走近日的调查结果。作为武装侦探社的成员,他能毫无缺陷的完成接下的任务(当然这要除去那些每天十个的投诉电话);作为“柔软娇弱”的“Omega”,太宰治却不一定能做好一顿招待机构人员的饭菜。

考虑到国木田也在机构人员之中,考虑到他十分想看国木田的变脸和怒吼,太宰治把他特制的活力鸡肉锅加入到了菜单。然而过不了多久,他又垂头丧气的划掉了这道菜,孩子们也会回家吃饭的,织田作也会。平时躲在厨房里给自己加餐——或者该说是加燃料——已经很对不起织田作了,要是再将这样的东西端上桌,不知道已经开始老化的机械人形又会坏到什么地步。

人形和电子管家都可以分解有机物的。他很想让对方尝尝自己的特制菜单,看看织田作会不会像他的友人坂口安吾那样露出难得一见的快乐而充满活力的表情。实在是太可惜了。

 

住在这个居住区的经历,某种意义上比外界猜测的要好一些。就像对于Omega的刻板印象一样,外界普遍对于Alpha也存在着相似的评论。冷血,不近人情,理智又威严,在战场上如同野兽,这也是男性Alpha普遍被要求参军的原因。然而在这个社区里,太宰治也没少看见年轻热血毫无自控力的Alpha被发情的Omega追得到处乱跑的样子,每个特殊性别都有自己的血泪故事要说,就连Beta的小孩子们也会有一整叠故事可讲。

幸助——五名Beta小孩子中最年长的那个——便曾经对太宰说过,自己差点将班级里忽然分化性别的Alpha揍一顿这样的光辉伟绩。尚未分化的孩子们都是一起上课的,何况如今也仍然缺乏有效的幼年时期便断定性别的手段,管理局只能在性别分化后再将特殊性别:Alpha或者是Omega带到专属学校内免得出现什么发情期特有的乱子。这也无法避免某些事件——

例如上着课的途中忽然传来什么异味,雨后泥土的腥味或者是水果腐烂的甜味,大家纷纷四处看着寻找源头,有的时候就连特殊性别者自己都意识不到那是自身信息素的味道。在发现那些气味源自荷尔蒙,而不是真的下雨了或者带来的水果烂掉之后,教师们会把那个分化出性别的孩子赶到操场。吹吹风还能减轻味道,关在房间里只会更糟。就算这样,都挡不住被信息素催化的其他性别匆匆赶来,一边大喊着“不要啊我不想标记可我控记不住我寄几”一边往别人后脖颈上咬,能不能咬个美人纯粹看运气。对于已经发情的特殊性别者来说,抑制剂已经不管用了。唯一的手段就是揍晕他们,再把人送到医院里。风纪委员的幸助便是其中翘楚。如果说揍人是一门学科,那么幸助大概已经可以满分毕业,何况背后还有织田作的悉心教导。

恐怕如今的末日丧尸电影的动作参考有一大半来自于发情期的Alpha和Omega,以及兢兢业业的把人往医院送的Beta。“人类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怎么还要被荷尔蒙主导。”小孩子一边挥舞着木棒,一边愤恨的对太宰说。“生理条件所限嘛,”太宰捏了捏他的胳膊:“除非我们都变成机器人。”

 

显然这句话是不对的。机器人也有机器人的烦恼。至少织田作就时常因为自己吃不到咖喱而陷入大脑放空的状态。太宰记得人形和如今的电子宠物都有分解有机物和品尝味道的思维能力,对方经常在餐桌上对着咖喱露出困惑神情的原因恐怕还是内部零件的老化和损伤。

想到这里,太宰决定将“织田作也能吃下的咖喱”列入菜单。然而织田存贮的咖喱块实在太辣了,为了中和味道,太宰不得不用量称放入一罐又一罐的苹果酱。当织田回家的时候,还没开门就闻到了里面的甜香味,吓得他以为是家里那位不肯让他标记的“Omega”终于迎来了痛苦的发情期。看到太宰在化学用品——烧杯试管酒精灯——的围绕中准备饭菜的身影时,织田才放下心来。

“你在做什么?”织田问。

“……苹果粥。”太宰说。

这个已经不能再说是咖喱了。

他难得有些亏心。

 

这顿饭可说是宾主尽欢。孩子们对于苹果粥十分喜爱,扮成平权机构教师的国木田居然也刮干净了自己面前的碗,而织田光顾着应付对面扔来的问题,对于食物并不上心。感到沮丧的只有太宰,就好像一个不怀好意的恶作剧得到了极为正经的认真回复一样。在送走心满意足的机构人员,和拿到证据的国木田后,太宰难得感到了疲惫。

“你知道吗织田作,我感觉自己失去了梦想。”

一位创新料理的大师,居然沦落到做出这样毫无乐趣的饭菜,并且还得到了好评和笑容,这简直像是扭曲了基石般的法则一样。何况再过几个小时,侦探社和他们的委托人就会踹开这个家的门,孩子们会被带走,老化到做出种种奇异行为的电子管家也会被收留处理。虽然太宰已经向社长提出建议,认为织田作之助是会对侦探社有帮助的潜力员工,但是他也无法左右那位先生的想法。将委托交给太宰的人总会希望得到完美的处理结果,然而很多时候,他无法保证那一定会是令人满足的结局。

当他抬起眼睛的时候,太宰才发现织田作已经离他相当近了。原本在水槽清洗碗筷的男人仿佛听到什么信号一样向他走过来,清亮得过分的深蓝色眼睛正直直盯着他。按理说,他这样的Beta是不会受到信息素影响的,可是织田身上确实传来少见的压迫感,哪怕只是机械模拟出的激素味道也能强迫他人服从命令。

“你刚刚说什么,太宰?”

那并不是指令。太宰却后退一步,试图撤离信息素的影响范围。他的手指下意识的摸索着案板上的小刀,灵活而甜蜜的舌头还试图说着活跃气氛的笑话,可是就连他自己都意识不到,他的目光像被磁铁吸引一样牢牢黏在对方身上,不敢离开分毫:

“我说我觉得自己仿佛失去了梦想。”

太宰的思维断电了。他手中的小刀当啷一声落在地上。

 

等他醒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行驶在出城的道路上了。太宰发现自己被绑在副驾驶的座位上,而织田正坐在他的右边开车,一手扶在方向盘上,一手给后座的孩子们盖毯子。他抬起眼睛,从后视镜里能看到后方居住区的城门正在缓缓合起,随着空气过滤罩和波动保护罩在城市上方逐渐合成一个半圆,市里的灯火也逐渐暗了下去。

看到太宰的动作,织田递给他一个氧气面罩。人形管家先生似乎并不担心太宰会逃跑,也没有制止太宰用随身携带的曲别针撬开身上的锁。毕竟这里是沙漠区,夜晚寒冷,离开车内的暖风的话很快就会被冻僵,风沙里也没有明显的路径,独自一人无法去往任何地方。

想来自己还真是麻烦体质,每次都能陷入了不得了的大事件。侦探社的同僚们看到织田的住所已经人去楼空后大概会很担心,不过因为他是太宰,所以他们潜意识中便会将信任交托给他,相信着太宰一定会没问题的。就连他自己也这样想。当太宰看到织田作打开一条通往地下的通道后,他脸上无意识的笑容变得更轻佻了。虽然地上的世界是侦探社的主场,太宰在地下的世界里却更有优势,毕竟他曾经在这里生活过好几年,甚至可以说这个地下城有一半来自于太宰的贡献。

——应该说是,来自于太宰和他过往的搭档和过往的下属的贡献。鉴于上次社内后辈被绑架时,他不得不潜入回去挨了顿揍,太宰决定暂时删除那些记忆。恐怕那里的人们对太宰的印象也并不好,那不仅仅是因为太宰当时的态度,更因为他只是一个没有任何信息素的Beta,却超越了组织内一干出色的特殊性别者,从社会默认的工蜂成为了五大干部之一。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地下城的默认铁则,除了遵从首领的指示外,更有这样一条:

实力至上。

 

太宰带着诡异的平静和安然的微笑,看着车辆通过桥型拱门。门柱上雕刻昭示着森首领特有的希腊军人般的恶趣味,同时也有爱丽丝小姐鬼画符般的彩色涂鸦。太宰还知道哪里的石块因为他和中原中也的打架而缺了一角,哪里的石块有他记录自杀经历的正字。一切都像许久以前一样熟悉,太宰清楚这里每一处的穹顶、街道和死刑囚室的样子,也了解这里每一个光鲜亮丽同时泥泞丑恶的人。但是他自身也不过是个凡人,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或者该说,在某些人不希望他看到的地方,也曾经发生过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

那种事情正发生在他眼前。车辆被迫停下了。急速的刹车让他不由自主的前倾身体,过近的距离令他更清晰的观察到面前的事故。那双总是游刃有余的深黑色眼睛流露出少见的惊讶,他下意识的抓住织田的手臂,却马上像被火烧到一样松开了。

织田不以为意。甚至连孩子们都并不吃惊。太宰的注意力慢慢从街道的骚乱,挪到平静的机械人形身上。他看着织田的小臂。

 

所谓的拟人类机械,是从骨骼到皮肤全部模仿着人类,如同人类一般的。开发者以作品贴近人类为荣,为此会让人工智能学习语言手势甚至是表情,让它们更像是活的、有生命的,哪怕是令人恐慌的程度也没关系。织田也是一样。他模仿着人类,让自己和人类没有任何不同,从生理到心理,织田应该是和他一模一样的才对。

而本该如此的织田作之助,小臂结构却与太宰的明显不同。那里有着额外的骨头。也许并不是额外的,因为外面的那个“人”小臂上也有三根长骨。太宰摸着自己手臂上的两根,忽然没有勇气回头去确认那些孩子们的。

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外面,在地下城的街道上,一只身上还挂着人类时残存衣服碎片的怪物正失去神智一般大肆破坏着。那只怪物同人类在星际中的敌人一模一样。那只怪物的小臂也有三根骨头。




02-THE END

想求留言(打滚)想知道大家怎么想ABO的(滚来滚去)

很多ABO都是星际背景,O是隐藏身份的将军什么的,B基本没什么戏份,A的设定就是霸道总裁嘛但是哪里有那么多霸道总裁,好像每个职业,不对,每个公司/军队都能有好几个霸道总裁,势力划分基本就是联盟啊帝国啊,然后星际文有个共同的敌人虫族。也是辛苦虫族了……

总觉得与其说ABO是性别歧视,不如说ABO是刻板印象?不过最近也出了一些日常系的ABO,但是按照比例的话,日常系……大概主角们应该都是B了才对,毕竟按照设定的话,A是金字塔尖嘛,领导人啊首富啊那个级别

而且从进化论来说(恩这个是下一章的内容)人类是三种性别,人类的近亲也该是三种性别?人类这条进化链上,往前追溯的话怎么也该有三种性别的雏形?不可能啪的一声人类就三种性别了吧?或者人类根本就不是人类呢,另外寻找一条进化链的话也就能说得通了

所以试图按照自己的理解重新规划ABO设定了,怎么样有没有low穿地心(诶嘿~)

评论 ( 3 )
热度 ( 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