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作!织田作织田作织田作!织田作!

© 九仞
Powered by LOFTER

【织太百日/72】完美世界(03)

#low穿地心系列#

#丧+10086#




03.

 

——你有没有上过生物课?

用这样的问题去询问坐在后座的那些小孩子们的话,答案当然是有。他们在上的公立学校正规而严格,死板无趣的教材足够消磨掉那些幼稚的好奇心。这些孩子们可以从微观分子结构背诵到宏观生态环境学,但是如果两个世纪前的人类在这里,如果两个世纪前的人类去翻阅那些市面上能够买到的生物书或者历史书的话,他们会发现里面很少再提到人类的起源和进化。

官方给出的解释是那些部分涉及到拟人态机械的制造和高端医药产业的起源,如今已被淘汰的人形管家和正在外面的战场上奋战的机械人形,甚至是发展出的脑内投影和修补人体伤口的治疗舱都收到保密协议的特殊关照。只有此类领域的研修员能接触到相关的细节。

太宰摸着自己的手臂,忽然有些想笑。说到医药类的高级研修员的话,正巧他也认识一个。那个人很早之前就从研究所里逃了出来,被军方追杀时还不忘带着个红裙子的小女孩,最后他们在废弃的地下铁线路里落了脚,用几年的时间把地下铁建成了地下城。附近许多不愿意受到监控,支持性/交自由的特殊性别者都来投奔他们,那个人自己也会出去招揽一些居住区里扔出来的垃圾。现在织田作正在做的大概就是招揽的活儿,这个红发男人把那些“不想过这样的生活”“不想被永远的控制着”的特殊性别者带到这里,然后他们就自由了。

至少在地下城里是自由的。当然,真正过得无拘无束的也只有那些强者。无论性别,实力至上。太宰也曾经在这样的教导下成功活到成年,那位建起地下城的人——或者该说是他的老师——森鸥外,曾经按着他看书,各种类型的书。而唯一不曾教给太宰的,却恰恰是森鸥外在医药研修领域的专长。

 

如果不知道有区别的话,人们就不会注意到那些区别。哪怕注意到个体存在区别,他们也会自动给出合理的解释。就连太宰自己也是这样,在摸过孩子们的臂骨前,他认为自己也许是基因缺陷或是生理返祖。但是在五个Beta性别的孩子里,唯一的女孩子有三根臂骨,剩下的四个都是两根。

仿照Alpha体征做出的机械人形,织田作之助有三根臂骨。街道上那只本应该出现在敌营或者战场上的虫族,也有三根臂骨。孩子中的一个。AO之间的高生育率。Beta之间的低生育率。蜂巢性质的社会。高效而合理的运转。那些数字并不是零。

就在他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的时候,车停了下来。织田把太宰带到了登记处,红发男人在这里仿佛褪去了地上世界里仅有的一点生气,表现得僵硬而死寂,面对孩子们和太宰都只用“是的”或者“不是”来回答。太宰后知后觉的想起这才是机械管家应该有的模样。织田似乎并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特殊之处。他们把孩子们送到暂住的托养所,织田带着太宰去前台输入个人信息。在那面闪烁着红光的电子荧幕上,太宰微笑着写下了自己在这里被人熟知的名字。

登记处的门马上自动上锁了。所有的监控眼和消音枪都对着他。人们惊慌失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织田下意识的将太宰护在背后,让他待在自己和墙之间的安全地方里,他们两个是弥漫着恐惧的人流中仅有的还站在原地的人。

五分钟后,门终于打开。森鸥外和他的小姑娘站在那里,身上穿着沾满彩色奶油的常服,看样子是刚刚从哪里的甜点店赶过来。他们身后的保镖放走了登记处里的人,举着枪向太宰这边慢慢围过来。织田也抽出自己的枪指向对方,他看到首领的时候露出了犹豫的神情,全身僵硬到咯咯作响,却仍然努力试图把太宰护在后面。

太宰忽然探出头来,笑眯眯的对着红裙子的爱丽丝招手。爱丽丝也笑着同他打招呼,手臂上的线条好好的被泡泡袖遮在下面。当他们再看向森鸥外的时候,太宰瞬间敛去所有的笑容:

“我有事情想问你。”

 

“个人隐私之类的不行哦。当然,爱丽丝的三围也不行。”

他们坐在地下城最深的建筑里,如果能在地面上逆转过来的话,这里一定会是最高的楼。然而可惜他们在地下,没有什么漂亮的好风景。太宰嫌弃的看着森鸥外的红茶,小女孩扑过来想找他玩,在他握住她的手臂前,森鸥外便制止了她。他们身后的保镖们也似乎被吓了一跳,纷纷举起枪对着太宰。织田也用枪口回应着,对于他来说,要用武器对准人类似乎很难,他似乎一直在发抖,哪怕太宰握住他的手慢慢将枪口按下去也无济于事。

森鸥外有些意外的看了织田一眼,随即便将注意力转移到太宰身上。地下世界的首领发现,自己教导过的学生已经从他刚才的举动中察觉到了什么,同时那个冷漠又麻木的干部已经似乎改变了什么。然而已经太晚了,太宰仍然像是曲谱上的不谐音。首领先生慢条斯理的拆开一个蛋糕盒子,把草莓和奶油叉给爱丽丝,自己在散发着甜味的彩纸上写写画画起来。

红色的笔在蛋糕包装纸上画了三个圈。地下城和外面的时间正好相反,这里还是早上,人工模拟出的阳光在颜料上闪闪发光。现在这块蛋糕纸和整个世界一样,被人为的划分成了三块,他们都是蛋糕纸的一部分,也仍然是一张蛋糕纸。但是被同样划分成三种性别的人却无法统一。

Alpha是金字塔顶端的主宰者。Beta是维持社会运转的工蜂。Omega是繁衍延续的生育者。但是很多时候,事情无法像被规定的指南一样运转。

 

太宰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在地上世界里,他只能当个工蜂,受工蜂应有的教育,和另外一只工蜂结婚,可能终生都不会有孩子,也可能会像是被神赐福一样有好几个孩子。在这里,他是顶端的五人之一,他可以对任何地位低于他的人颐指气使。人们关注他的能力,并不关心他的性别。同时,也没有特殊性别者敢用自己的信息素去对抗他,或者是诱惑他。那些对Beta来说也并不管用,大部分的Beta对信息素的反应迟钝,在太宰身上也并不例外。

长久以来人们都习惯去用性别划分世界和职责了。因此当森鸥外将蛋糕纸翻了个面,折成两半后,就连太宰也愣了一下。被信息素影响的特殊性别和他们的三根臂骨,信息素长期失控后会变成的模样,保密协议下的医学。不被信息素影响的人们和两根臂骨,低下但是仍然存在的生育率。

“社长知道这件事吗?”他忽然问。

两个人都知道社长是指谁,毕竟他们相识已久。那位社长身为Alpha却一直在为各方平权努力,甚至在Beta居住区里开办侦探社,从找猫到找人都一手包办。许多人并不明白那位先生为什么这样做,但是那里的人们对于特殊性别的接纳度明显比其他地方高很多。

“谁知道,”森鸥外的回答模棱两可,他将爱丽丝的小手递到太宰手上,咬着叉子的小女孩明显愣了一下,还是乖乖的走了过去:“但是事情总比我们想象得好,人要抱着希望生活嘛。”

垃圾场的回收站还卖什么大道理。太宰笑眯眯的牵住爱丽丝的手,女孩子只有两根明显的臂骨——第三根要更小一些,但是她身上传来的是Omega特有的甜香味。

“我没记错的话,你是Alpha吧?”他说:“变态。”

爱丽丝点了点头。方才还威风八面阴森神秘的首领顿时哭了起来。

 

漫长的茶会终于结束了,眼下看来,Alpha居住区内的Omega失踪事件也终于有了结论。发布任务的种田长官显然对Omega的去向心知肚明,不然他不会只要求侦探社查清他们的去向,更会要求侦探社把他们带回来。但是某位机器人先生实在是太积极了,被他带走的Omega实在太多,导致上面不得不给地下城提出警告。

“那么我走了,作为证据——”太宰将织田作拽过来,对方的手很烫,太宰还记得方才这个人连骨节也被烧得咯咯作响,尽管那些躁动似乎已经平息下来,太宰仍然有些担心:“这个人我也带走了。”

“那可不行啊,太宰君,”森鸥外和爱丽丝一起看向他,示意他去看织田作之助的眼睛:“恐怕他已经去不了任何地方了。”

 

机械人形的老化是很快的。在产品的更新换代中,旧的总会被新的淘汰,没人关心他们去了哪里。维修的费用也很贵,比起支付更换手臂双腿甚至是心智的代价来说,人们更偏向于直接买一个新的。

织田作之助曾经在人类之中生活过很久,他隐藏得很好,他知道怎么维修自己,他也许不必坏得这么快。但是他刚刚用武器指向了那些威胁了你的人,那是他不该做的事情,在那一瞬间,超过负荷的运算已经烧毁了他的心智云图。深蓝色的眼睛已经变灰了,如果这个算是死亡的话,那么他已经死去了一段时间。

你有些困惑的回过头,看向了对面的人。你试图说些什么,但是你知道森鸥外也并不是机械方面的专家,他也没办法回答你的问题:

“可是我并不值得他那样做啊?”




03-THE END


其实一开始是在思考ABO的模式来着,作为那种为了开车做出的设定,ABO不如其他设定一样在各种方面都比较完善

所以也有了昨天提出的问题,大家都直接把自己认知中的世界观套进去了,但是如果真的存在ABO性别的人类的话,要不是进化史上有迹可循,要不就是药物等外力因素造成的突变。不然的话,猩猩还是两种性别,人类就在两三百万年里自行进化了感觉有些不太对……

于是我选择了第二种,ABO并不存在于“人类”进化过程中,因为他们并不能被称作人类。森先生折纸折成两半就是说,ABO和普通人类其实是不一样的,AO自然不用提,作为B的工蜂其实并不需要生育,也不能生育——这种情况下的生育率也是不对的,AO的繁殖率再怎么高,基数有限。B如果不能繁育的话,灭绝的会很快的,如果想保持稳定的话,B的生育率又是必然结果,但是蜂巢的工蜂却不能承担这种职责,除非一部分的B就是和你我一样的普通人

这是一个写手本人拿来爽的设定。十分感谢各位能看到这里。老实说个人其实不太喜欢ABO,那种有点扭曲的歧视,和同个人能力完全不匹配的阶级社会……A必须是顶端,能力出众的B或O也只能是工蜂和繁育者。虽然有些日常的文试图掩盖那种感觉,但是怎么都还是……你上司之所以是你上司,是因为他是A……之类的感觉

杂七杂八弄得太多了……总之谢谢各位(同时做好low穿地心的准备(躺

评论 ( 8 )
热度 ( 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