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kapikapika~pi~ka~qiu~

© 九仞
Powered by LOFTER

【织太百日/73】完美世界(END)

#不知道该打什么#

#只好打一个low穿地心系列吧#



04.

 

我已经说不出话了。如果这就是死亡,我想我应该已经死掉了才对。

心智云图的一部分已经被彻底烧毁,我不记得自己上一次做备份是什么时候,也不记得以前的备份放在哪里了。但是就算没有这次的事情,身为二十多年前被制造出的机械,哪怕再悉心护理,也终将面对外部零件老化缺损的问题。对于现在能安静的躺在这里,对于还能动的时候自己努力的去保护了其他人类的事实,我想我应该是感到满意的。

毕竟,在这之前,我曾经是作为战术人形生存的。被制造出来不久便被投放到战场上,和其他人一起战斗,被人类当做战友,同时也和被我称为“先生”的主人一起面对过世界的真相。看着因为信息素没有得到抑制而退化成怪物模样的人类,先生看上去异常的平静。现在想来,也许那时候先生便已经有了某些构思。

“你看过动物庄园吗?”他曾经这样问过我。

“如果您指下载书籍的话,我可以有两万本的存储空间。”我回答到。

“那不行的。电子书和纸质书是不一样的,存储在心里和记录在脑中也是不一样的。你可以下载那些书,你能将书倒背如流,但是这不意味着你看过它。”

在那之后,我便多了一些模块,那里有教人怎么阅读的,也有教人怎么写作的,许许多多和书籍相关的记录被添加到存储空间里。作为军方的战术人形,这当然是不被允许的行为。作战模块的空间不断被挤压,杀人的反应和速度越来越慢。于是在主人退役后,我也跟着他离开了。

“我想写一本书。”在回到居住区前,他这样对我说。

“您需要题材方面的参考吗?”我想自己大概就是为了这个才下载那些模块的。

他没有再回答我。接下来的几年间,他的小说连载了三部。作为作家来说,这样的成绩并不出色,好在先生本人也并不在意。最后一本书还没能写完,他就不再写了,对出版社的说辞是健康原因暂时休稿,而先生却一直在和外界联络。我听说他用稿费资助了某位试图让特殊性别者融入Beta社区的人,也看着他帮助想逃离居住区的人在外界落脚,他说特殊性别者只有两条路可走,融合或者孤立,他想要知道最后的故事。

而我却只想看完那本书的结局。

 

先生终究还是没有写。小说卖得不算好,据说有读者反馈怪物伪装生活在人类中央的题材又老化又出格。我想那些人都不知道他们自己也可能是怪物的事情了。先生死后,我在书房中很显眼的位置上发现了第三卷的草稿,空白的格子纸,和他惯用的钢笔。既然那些故事都是此时此刻生活着的人们的故事,那么先生自然也无法给出尚未发生的结局。我不确定先生是什么意思,也就一直没有动那些稿纸。

两年后,我收养了一个被父母舍弃,名字也还没来得及登陆管理局的Beta孩子。我又下载了新的模块,这次是烹饪、幼儿心理和教育学。战术模块的占用空间几乎不剩什么了。而那天也是先生离开后,我第一次走进书房,在未完成的小说里添加了一个新的角色。

如果早知道会这样的话,我应该把那支笔交给太宰的。他的话,应该能……

 

太宰站在工作室里,他和乱步正在对着电脑算着什么。他们身边的工作台上,躺着一位似乎在安静的沉睡的红发男人。冷却管穿过机械人形的身体,不时发出杂音。漫长的噪音过后,太宰摆弄着自己的智能机,在打开屏幕后,他差点按捺不住的笑出来。

“我想我们可能失败了,把织田作残留的心智云图转移到其他设备上暂时保存,兴许比我们想象的还要难。”

太宰治像模像样的叹着气。乱步几乎拍碎面前三个工作键盘。天才不可能失败的。在这样嘈杂的声音里,太宰把屏幕分享给乱步。在那里面,他们看到一个红发的小孩子,似乎正在试图用本身残留的网络战模块攻击这个智能机。这些体现在模拟出的形象上,就是那个被缩小了无数倍的织田作之助,正在困惑的敲着屏幕玻璃。

“喂?织田作,既然你顶替了人工智能的位置,那么就替我给电话簿第三位的女孩子打个电话吧。替我告诉她事情做好了,我明天是否能同她约会呢?那个孩子名叫咲乐。”

孩童身体的织田作之助在手机里看了他一眼,拨通了警察局的电话。

 

由于失去了部分心智云图,织田作也同时失去了相关记忆。现在还保留着的只剩下一点战斗本能,和没有诚意的食物分解记录。为此差点被警察拘留的太宰特意将手机放在吃饭的桌子上,让那个年纪小一些又急躁一些的织田作之助看着他吃东西。太宰专门去买了那个老旧人形会喜欢的辣咖喱,往里倒了三罐苹果酱。织田的表情也从嫌弃变成了隐忍:

“这是什么?”

“苹果粥。”

太宰理直气壮的回答着,同时他打开门,五个背着书包的小孩子走过来,好奇的戳着屏幕看织田在里面躲闪。其中年纪最大的孩子问织田作什么时候能回复原状,太宰说至少得等零件定做好才行,之后他又加了一句:

“你们不觉得他这样子比较好玩吗,虽然板着脸,表情可比原来要多呢。”

只有最小的女孩子开心的回答他,是的。然后他们截了屏。

 

和这位织田作的相处比他想象得好玩得多。他懂得很多战场上的知识,会在太宰出任务的时候冷冷的说些“这要是以前,你就已经死了”“没注意到脚下,你已经死了”“没拿到复活药……你又下载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游戏?!”之类的话。唯一保留下来的旧日习惯便是阅读,只有那时候还能看出那个织田的影子,太宰毫不在意对方今天是不是又下载了什么诡异的书单,他甚至喜欢在睡前听他将一段故事。

“……像人那样站了起来,举起了酒杯,宣称完美世界的到来。”

读完这一段,坐在屏幕里的小孩子合上书,看着几乎躺在酒瓶里的太宰。晚上的他,和白日的他可说截然相反,看着现在的模样,织田几乎不觉得那和白天对着孩子们和女性们微笑的是同一个人。恍惚间,他似乎有了什么感觉,在太宰的推动下,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移动;但是一切似乎又都没有改变。太宰已经告诉过他,他曾经做过什么。现在那些Omega们生活在地下城里,说不上幸福也说不上不幸,孩子们也得到了妥善的安置,这是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最好的结果了。

“那么我还需要做什么呢?”

 

太宰似乎睡着了,没有回答他。

第二天,织田在自己的内存里发现了三本书。书有些旧了,似乎是由扫描的照片拼在一起的,里面的故事有些似曾相识。他读的很快,没多久就翻到了最后一页,上面的笔迹一下子变得乱了起来:有些很稚嫩,还画了简笔画,似乎是那些常来陪他的小孩子;也有些他并不认识,写得也比较简单。

落在最后一行的笔迹他却是认识的。是太宰。

 

[这段时间跑了不少地方,才找到当时那些被你带走的人]

[我试着让他们给你写点什么。那些人的话,我也都尽量带到了。我想你看到那些内容的话,应该会很高兴。毕竟你总是没什么自信,这点我也一样,现在光是写下这些温暖人心的句子,就已经觉得羞耻心快烧没了。我这样的家伙,居然也会有想道谢的一天。这样的事情可真不适合由我来做]

[所以这之后的事情,也得由你来写才行。特殊性别者的选择,我们目所能及的世界,你帮助过的人和你领养过的孩子。也请把我的事情记录下来吧。这样,当我不知道该往哪里走的时候,至少还能回头看你一眼]

[这样当我们继续前行的时候,才能保证前往的方向是完美世界]

 

“欢迎回来。”


04-THE END


目前就先这样,最近比较忙

被通知明天演讲,然后半夜三点还是醒着的(捧脸)

之后有时间的话会修文(这篇写的好尴尬啊完全就是为了自己吐槽)海带带也在等开车(深夜发车组合确立)可能之后会搞个车出来,不过最近大概是没有时间的了

我为什么要写这种东西。我还是写傻白甜吧(。)

评论 ( 1 )
热度 ( 8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