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kapikapika~pi~ka~qiu~

© 九仞
Powered by LOFTER

【织太百日/88】森林之夜

织太百日第88篇

官方狐妖paro

#那九条尾巴简直令人难以忍耐#

#织的耳朵也令人难以忍耐#

#谢谢官方爸爸,谢谢#

#今日也安定的升天#

OOC文笔渣,以上OK请↓




手中提着的灯笼只能照亮脚下有限的范围,四周尽是黑漆漆的诡异树影。在第三次回到已经标记好的区域后,我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在这个狭小的树林里,我,迷路了。


事实上就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从神社的鸟居到山脚都有路可寻,走起来也不过一刻钟的路程。可我不仅偏离了方向,还莫名的在在林中徘徊了数个小时之久。手机快要没电了,再加上这片地域信号不通,求救电话也无法拨出,我不得不拿出神社的赠品——宣纸灯笼来照明。哪怕这盏纸灯笼出乎意料的结实,也无法将我拯救出困境。一旦灯笼熄灭,火光无法驱散野兽的话,我的下场不言而喻。


因为我已经看到犬科动物绿莹莹的眼睛了。从刚才开始就跟在身旁,用光去驱赶,也只会迅速的躲进灌木丛中,一会又钻出来窸窸窣窣的踩着落叶跟着我一起走。我握住一根尖利的树枝,扶着树木缓缓坐下准备休息一会,神社赠送的香蜡顶端那点火光忽然飘摇了一瞬,仿佛是野兽已经来到我身后,试图吹散唯一可以依靠的光亮。


不,也许不是那样——就在刚才,那双眼睛的主人蹭的一下跑过来抱住这盏纸灯笼,我原本以为那是狼犬的眼睛,可出现在我面前的却是不到小腿高的小家伙,身后还拖着九条尾巴——穿着精致和服的九尾狐把衣角往蜡烛上沾,似乎是想要引火上身,然而却没想到厚重的和服衣料却反过来扑灭了摇摇欲坠的火光。在骤然到访的黑暗中,我同那双眼睛对视着,僵持着,沉默着。


三秒过后,他像个小孩子一样哇的哭了出来。




<森林之夜>




抱着抽泣不已的孩子,我在他断断续续又奶声奶气的抽噎里,找到了他指引的村庄。传说中的九尾狐强大而美丽,在各处神话里都有着恐怖的传说。然而我看着他,也实在无法将他同“吃人心肝”的妖怪划上等号。除了那些尾巴,他看上去像个出身良好的孩子;心智如同幼儿,反应迟缓不说,情绪也非常激烈。在确认了我可以作为他的交通工具后,便抱着我的脖子不肯自己下来走路,九条尾巴和胳膊一同上阵,差点将我活活勒死。一旦我试图掰开,又露出一副要哭的模样,我不得不接受自己在夏暑终末还要裹着昂贵皮草的事实,认命的带着他往村庄走去。


哪怕那可能是妖怪的聚集地,情况也不会比在迷失丛林中饿死或渴死更加糟糕了,何况我还有人质在手。不如说,是人质自己抱着我不肯下来。我还记得曾经阅读过的玉藻前的怪谈,在被人识破狐妖的正体后,这位传闻中“绝世美貌”“聪颖灵慧”的大妖怪抱着树假装成蝉,却被湖水映出真身。现在想来,那也许是狐妖代代相传的脱线也说不定。不,也可能是狐妖们都对树木情有独钟。


“你其实是考拉吧。”我这样说也是有原因的。考拉也喜欢在抱着人的时候,伸出爪子牢牢扣着人的胳膊,免得自己被摔下去,觉得舒适后便会安心的睡着。那种腻人的情状和这个小家伙一模一样。


不过在听到这样的评语后,他抓我的胳膊抓得更狠了。




妖怪的村庄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景色,门口倒是坐着几只狸猫,头顶戴着一枚叶子,正在悠闲的摇着蒲扇偷懒。见到我,他们高声尖叫着,就像洗澡被偷看的女孩子那样慌慌张张的将叶子变成衣服披在身上,试图遮住下体显眼的蛋蛋。这实在是一副奇妙的光景,在听到狸猫们凄惨的尖叫声“是人类啊!”之后,所有的妖怪都伸出头来看我,几秒钟的反射弧过后,像狸猫们那样哭喊起来——


“是人类啊——”“好可怕——”“救命——”“我们会被吃掉的——”“不仅会被吃掉,还会被剥皮——”“连骨头都会被拿走敲碎煮汤——”


就像人类认为妖怪很可怕一样,妖怪也觉得人类很可怕。我脑中被妖怪分尸的情形完全没有出现,反而还被对面当成了恶魔。情况已经完全失控了。明明我只是想问路而已,却根本没有妖怪试图停下来听一听我的问题。


我又看了看抱着我的小九尾狐。这孩子就完全不怕我。或者也可能是明明害怕的,却还是会撞上来。见我正在看他,小狐狸的九条尾巴缓缓摇了摇,随后便疯狂的甩起来,几乎快要变成扇面糊在我的脸上了。


“是派来讨伐我们的武士大人吗,”模糊的视线里,一只戴着眼镜的狸猫问道:“如您所见,我们这里并没有作恶的大妖。我们给您一百个饭团和祖传的咖喱棒,您去拯(祸)救(害)下一个村庄吧。”


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太对的词语。我艰难的把不断摇动的狐狸尾巴拢起来,从面前拨开,正想告诉那只狸猫“武士阶级很早以前就灭绝了,现在已经是文明开化的时代”的时候,狸猫看到我的面容不禁愣了一下。它先是条件反射一样用树叶遮住下体的蛋蛋,然后指着我对九尾狐“是他是他是他”的喊着。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狸猫也是会摇尾巴的。




戴着眼镜的狸猫,和小孩子一般的九尾狐,似乎是把我认错成了什么人。狸猫们热情的把我迎入小小的村庄里,因为我的个头太大,只能坐在村庄中央的空地,看着妖怪们在树下铺上红地毯,端来各种果物美酒。


老实说,我是不大敢吃的。怪谈中受尽妖怪或者神明的招待,再回到家乡发现已经过去了几百年的时光——诸如此类的传说比比皆是。但是看着狸猫期待的眼神,我还是拿起了桃子,在狸猫转头的时候偷偷塞给九尾狐。小狐狸也乖巧而配合的抬起尾巴,让我把食物藏在下面,之后还特意将尾巴拍打得蓬松一些,让蜜桃不至于滚走。在他看来,这也许是好玩的游戏也说不定。


“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呢,”狸猫感慨的说:“就连那个太宰也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现在可真是辛苦啊。你实在应该早点回来的,织田作。”


我愣住了。居住在深山中的妖怪,居然会知道我的名字。




“这并不意外,虽然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但是我还记得很清楚。”


“我遇到你们的时候,太宰还是受人供奉的稻荷狐使,你则是死去后仍然试图守护主家的犬神。我们戴着面具一起在江户的街道上夜游,妖怪嘛,做不出太大的恶事,却格外喜欢捉弄别人。被太宰骗到的人类不计其数,你却很喜欢人类,总是会把宝物还给他们。”


“最后你也是为了保护人类而离开的。太宰发了疯的想去找你,附近的山都被他移平了。最后不知听说了什么,回到这里建了神社,庇护着来祈祷的人们。有段时间,这里很出名的。大家都知道在这个地方许愿很灵验。不过最近来的人也越来越少了。这家伙用了太多力量,又得不到愿力的回报,已经变成了小孩子的模样……也不知道之后还能维持多久。”


听着狸猫的话,看着坐着怀里啃着饭团的小狐狸,我竟然不难想象那位犬神坐在这里,和朋友们一起喝酒谈笑的场景。在犬神离开后,这棵树下,就只剩下他们两个重游故地。狐狸的身形一年比一年小,忘记的事情也越来越多,神社也日渐荒废,最终成了我看到的冷清模样。


“虽然很感动……”我有些犹豫的说:“可我毕竟不是那位犬神。哪怕你们都觉得我是,我还是觉得,太宰在追寻的,是那个还记得他、一同玩乐的朋友。而不是我这个什么都不记得的普通人。”


“你肯定是,”狸猫确信的说:“你们也不只是朋友啊。大白天就交尾的怎么可能是朋友。狐狸们也不会连做了标记的人都忘记的。哪怕他越来越小,气味还是记得的。这不就把你带来了吗。”


我吓得差点把手上懵懵懂懂的咬着果子的小狐狸扔出去。




“你不喜欢他?”


“不是。”


“你讨厌他?”


“这问题是一样的吧。”


“那你拘泥于什么?别看他这样,太宰的脸在九尾狐里也算是拿得出手的,那可是连玉藻前大人都称赞过的美貌。就连人类的帝王看到狐狸的美人,都会像饿狼一样扑上去。何况他不仅美貌,还是强大的妖怪。虽然现在缩水了。可是你也缩水了啊。要是真的打起架来,你怕是还打不过这只小狐狸呢。”


“这我不反驳。但是问题不是这个吧。和第一次见面的人……我想我做不到。对人类来说,不是光有美貌就足够的,性格、习惯都是需要考虑的要素。哪怕是相爱的两个人,住在一起也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吧,能跨越过去白头到老还是很不容易的。”


“我明白了,”狸猫想了想,说:“在已经一见钟情的条件下提出白头到老的同居要求:你是想结婚了。”


我觉得他什么都没明白。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只有我一个躺在草地上。周围既没有林中的村落,也没有丰盛的宴会。头顶上倒是有棵高大的树,和昨晚见过的葱葱郁郁的样子不同,已经露出了枯萎败落的模样。


这里也没有什么妖怪,更没见到一只狸猫。要说的话,只有一只小狐狸钻到我的衣服里,贴着我的皮肤睡着,似乎是怕冷一样蜷缩起来,甚至把爪子按在我的腹部上。当然,它可没有九条尾巴,除了颜色白一点个子小一点,和普通的狐狸没什么两样。被我惊醒后,它也没有像梦里的九尾狐一样腻人,而是像所有受惊的动物那样很快便跑走了。


也许确实是梦吧。但是我确实也有一点失落。好像梦里见到的九尾狐倚在树下,模糊不清却仍然能察觉风华绝代的身姿一点点萎缩下去。哪怕犬神已经离开了,却还在替他保护着心爱的事物。被那样执着的爱着,一定是幸福的吧。


这样想着,经过神社的时候,我刻意绕路进去,向木雕的稻荷神使祈祷着,投下几枚香油钱。怪异的梦境奇遇姑且不论,我还是需要感谢从门口拿走的纸灯笼的。虽然不知道那枚灯笼已经被扔到哪里去了。


“我希望……”投下香油钱的信徒都是需要许愿的,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这样说到:“我希望你能幸福。”


而在我经过的草丛后,不经意的露出几条动物的尾巴……




<后记>




回到熟知的文明世界后,织田作之助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时间没有过去七百年,他也没有被妖怪吃掉心肝。但是他偶尔确实会露出有些失落的样子。


虽然试图将那一晚的梦境整理成素材,但是这样的小说构思却也被主编毫不留情的吐槽说老套。九尾狐在通常的故事里,总是带着一点神秘和香艳,织田作笔下的狐狸就显得太过奇异了。“狡猾的狐狸怎么可能等上几百年呢,”大家都说:“看不出真心与否,毫不留情的玩弄踩踏着他人才是妖怪,这样的妖怪哪怕做出什么善事,背后也一定是恶意的。”


没人肯相信一只狐狸的爱情。也没人肯相信一只妖怪的真心。织田作居然觉得那些被过分夸大的恶人有些可怜了。他走下楼,借口有事,躲在后面的小巷子里抽烟。可是就连天气也在和他作对,明明是晴天,却下起了雨。他不得不在暗巷里的楼梯下等雨停。


远方传来了铃声和鼓乐。几只狸猫抬着小轿子,稳稳的停在他面前。坐在轿子上的,是一只披着白衣的小狐狸。九条尾巴一甩一甩的,骄傲的抬着小爪子,似乎是在等他来扶下去。


他笑了笑,伸出手去——




THE END




安吾:你重死了!

太宰:是尾巴的重量!尾巴的!

织田:我准备了狗粮……狐狸能吃狗粮吗

太宰:不能!不吃!

安吾:溜了溜了66666


虽然想把狐狸写得坏一点,就像黑时宰那样,但是想了想狐狸似乎也坏不到哪去吧。玉藻前也不过是让人类病了一段时间,各种神话里与其说是妖怪比较可怕,不如说是人比较可怕(看了看清姬)

既然他不坏!那么不就只剩下可爱了吗!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吧!虽然那些可爱也可能是装出来的,但是这种陷阱有让人不得不跳的感觉……事实上织也跳下去了。如果他没有再去神社(太宰的)拜一拜,也许太宰就因为能力消亡而消失了,但是他不仅投了香油钱(之后被拿去买了轿子)还许愿狐狸能幸福(让他幸福的方式只有一种(醒醒

于是织田伸出手去拿出一个项圈(喂)城市养犬请注意安全

大概一年后就能在宠物论坛看见太宰发的帖子了(举报了)人兽交尾也请注意安全(举报了)这帖子大概会有一堆猎奇爱好者在坐等更新并且不相信人真的会去FUCK狐狸(举报了举报了)


就是这样不走脑子的糖(大概)谢谢各位


评论 ( 8 )
热度 ( 15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