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kapikapika~pi~ka~qiu~

© 九仞
Powered by LOFTER

【织太百日/97】十年之后(上)

织太百日第97篇

原著向半架空IF

#黑时三人穿着帅气衣服的官图#

#没错就是宰首领设定的图#

#织田作来到了十年后的世界#

#并且变成了十厘米#

#开心的玩起了娃娃屋(bushi)#

OOC文笔渣,以上OK请↓




织田作之助,现任黑手党内最下级成员,本该平凡无奇的早上,却是被温暖得像棉被一样的“厚雪”压醒的。层层叠叠覆盖下来的重量几乎挤干净了他肺中的空气,当他好不容易逃离这仿佛雪崩一样的灾难后,他又差点一脚滑下漆黑的“山谷”。


依靠着天衣无缝,在柔滑雪白的“悬崖”边站住脚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山谷”另一端的景色。


那是一个摆放在巨大床头柜上的、有他那么高的电子钟。上面的时间是十年之后。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变小的事实。可正当他想要回头的时候——


一片黑暗笼罩过来。




<十年之后>




太宰睡醒的时候就模模糊糊看见了床边的影子,棕色的小小身影看上去像是一只松鼠。他下意识的将身边的软枕砸了过去,另外半边空着的床却让他瞬间清醒过来,硬生生的停住了手。本该同他一起醒来的织田不见了,套间里也没有任何响动,他怀疑的看向自己甩出去的枕头,轻轻悄悄的掀开了身上柔软雪白的被子。


如果这个时候,织田作还清醒着,那么他就能看见自己的朋友太宰治,穿着一身与豪华庄重的套间毫不搭配的泰迪熊睡衣,蹑手蹑脚的绕到床铺另一边。两根缠着绷带的手指悄咪咪的抬起装满羽毛的软枕一角,在发现那里趴着一个十厘米左右的小织田后,带着难以言喻的神情,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放下了枕头。


自己的恋人穿着十年前的衣服。变成了十厘米的模样。出现在他们的床上。


太宰四处看了看,从床头柜拿起纸巾盒,抽出里面的纸,将昏过去的织田放进纸盒里。明明有着天衣无缝的异能,却没能提前意识到自己的攻击。不,他并不是故意的。只有这一点要解释清楚。因为这个房间,对此刻的织田作来说实在太过危险了。柔软舒适的棉被能压死他,从床头滑下能摔死他,哪怕是柜子上的闹钟倒下来都能要了他的命,相比之下,被枕头击中实在显得不那么危险了。


他心虚的看了看盒子里的织田作,伸手戳了戳对方的脸。软软的脸颊还没有他的指腹大,触感绵绵得令人沉迷。织田作不适的挪动了一下身体,太宰才收回手去。看着十年前的织田作之助,又看了看被晨光铺满的奢靡房间,太宰拿起手机,发出一条信息——




再次醒来的时候,织田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他摸索着发现这里没有门窗,只有头顶的透明玻璃有一丝亮光,他跳起来去摸,发现那扇天窗也是软的。黑手党的最下级成员想了想,试图从那里偷偷爬出去,“房间”却慢慢倾斜起来,咣当一声倒下了。


一只手从天窗伸了进来,像是在等他走上去。看了看那只手上的绷带,织田作脱下鞋子,踩在上面。终于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他看到了比自己大很多的太宰和太宰身后简朴的房间。


看来不是对方变大了。而是自己变小了。织田作试图去问太宰发生了什么事,却因为身形太小,发出的声音也细到听不明晰。太宰笑嘻嘻的递过自己的手机,调出记事本,把小小的织田放在屏幕上面。织田敲出一个问题,他便回答一个。


[现在已经是十年后了吗?这是在哪里?]


“没错哦。说起来这也真是不幸,满心想着自杀的我居然也活到了二十八岁呢。这里是我租住的公寓,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合适?说起来你也住的不远哦,你看,这里还有你喜欢看的书呢。”


[那么刚才那个房间又是哪里?]


“这个嘛,当然是暂住的旅馆啦。虽然你是十年前的织田作,但是也还是织田作嘛。这个时候的织田作已经是我的恋人了,那是在约会啦在约会。”




趴在键盘上按来按去的织田顿时停止了动作,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能发现藏在红色发丝里的耳朵也变得通红,似乎完全没想到太宰会这样平淡的丢出恋人宣言,可是他也什么都没有说。发现对方没有明显的拒绝后,太宰凑近过去:


“呜哇织田作脸红了!已经有一点喜欢我了嘛?可恶应该早就出手的!”


十厘米的小家伙,如今甚至还没有太宰年长,自然也经不住十年间变得越发熟练的调情手段。太宰一边感慨织田作居然也有这样青涩的年纪——他一点都不记得了,毕竟织田一直都比他年长——一边忍着笑意看着织田快速敲打着键盘,试图转移话题。


[你现在,仍然留在港口黑手党工作么]


这段话敲得很快,却也犹犹豫豫。好几次,织田删掉了几个字,重新组织语言。他似乎不确定该不该问这样的话,但是这个房间内充满了温馨的生活气息,架子上也的确摆着他喜欢的书,一切似乎都按照他梦想中那样、甚至比那更好:他离开了黑手党,过上了他期望的生活,和另外一个人一起。


太宰没有回话,而是笑眯眯的看着他。那样的笑容如同一个确切的答案般令人安心,和房间内的其他摆设一样,记录着十年间的生活轨迹——除了一件事,令织田作不得不在意起来。


[那件裙子,是你给自己买的吗]


阳台上晾晒的衣物里,除了衬衫,还有一件洋风的可爱裙装。不愧是芥川的原上级,去掉裙子上的蕾丝,完全就是那种风格的品味。在织田作的眼中,除了“你居然是这种太宰”的质问,还有“你果然是这种太宰”的确信,仿佛看到了把良家少年带坏的罪魁祸首。


“你稍微怀疑一下啊?!”




并不知道十年后的织田什么时候能回来,也不知道如今织田的体型会维持多久,考虑到如今的房间里对他来说可谓是危机重重,织田坐在桌子上,用牙签和线做着武器。哪怕是一只小虫子,对现在的他来说也是劲敌。而太宰正在研究如何用纸盒子改装成合适的房间,毕竟如果让织田和他睡在一起的话,睡相不好的太宰完全可能会引发一场惨案。


然而这位算计人心的天才纵使有多精明能干,也不是训练有素的手工达人。在试图从纸盒子上剪下一个可供出入的小门,却不小心歪了剪刀弄坏了整个纸盒后,他便被织田制止了。反观对方,前任杀手的身边已经多出好几件用途不明的道具。那些东西实在太小了,太宰用指尖碰了碰,就不敢再动它们了。


“这些是做什么用的?”


[立体机动装置]


“抱歉我刚才好像听见次元破碎的声音了?”


织田抬头看了看他,好像在叹气。从以前开始,织田就不会对他的发言吐槽。所以十厘米的织田作直接将装置穿在身上,演示给他看。


[这样就可以爬到高处]用尖锐的牙签借力对他来说轻而易举[这样就可以快速滑下来]线绳上的简易滑轮也能帮助他在这个巨大的房间里跑来跑去[这样就可以战斗]他的腰侧还绑着折断的牙签,能够处理昆虫之类的小生物。


看着挥舞过来的牙签,太宰下意识的抬手接住。对织田来说的利器,对他来说就太过迟钝了。木签尖尖的顶端在他的手指上刺出一个软软的小坑,连绷带都划不破。


织田沉默了一瞬,收回武器,跪坐在桌面上,小小的手掌啪啪的在手机屏幕上敲到:


[对不起]




还没等太宰回话,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声音大得差点把织田震到桌子下面。


备受期待的立体装置也没能起到什么作用,还是太宰眼明手快的捞起了滑下来的织田,免得他从对他来说几乎有七八层楼高的地方落下,又拿起了手机去接听电话。不久,门铃便响了,然而来拜访的青年还没进门就被太宰拖到了一边。


“你干什么?!……别以为你是……我就不敢……!还给我……!!”


折腾了半晌,太宰推着一名穿着白衬衫,橘色头发在脑后扎成马尾的青年走进屋里。还没等织田发问,太宰便嫌弃的解释道:


“织田作,你还没见过我的搭档吧?这家伙可过分了,以前就总是欺负我。现在进别人家连外套和鞋子都不脱!”


橘发青年在听到“总是欺负我”的时候就已经愤怒的看着太宰了,听到结尾,便愤愤的把怀里抱着的大箱子甩了过去。箱子很沉,不知道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体术勉强还算过关的太宰都差点没接住。青年的声音很沙哑:


“我怎么可能没见过织田作?!他不是一直跟在你身边!……人呢?”


十厘米的织田作默默在桌子上举起手来,太宰跑过去示意青年往桌子的方向看。


过了一会,瞠目结舌的青年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甚至不再为太宰强制扒掉他的外套帽子还被迫绑起头发充当五好青年生气了,而是同情的拍了拍太宰:


“我还以为你终于和前首领……和森先生那样发展出女性向个人爱好了呢,原来是给他买的啊。这肯定不是异能力导致的,能想办法的话你早就想了,这下可好,十年份的马拉松白跑了不说,这个小织田和小织田一样只有十厘米,你……”


“不是的!”太宰打断了他:“这个小织田和那个小织田不一样!这个站起来也只有十厘米,那个没站起来就已经有十厘米了!”


“你等等,”这次是橘发青年打断了太宰:“……你试过了?”


半分钟后,青年落荒而逃,连门口的外套和帽子都忘了带上。




箱子打开后,织田就不难明白青年口中的爱好是指什么了。在没有看到织田现在的模样之前,确实很难令人相信太宰会买这样的东西。放在箱中的,是可以打开的娃娃屋,或者说是微缩模型。太宰选定的式样是多层的大阪城,打开外层,能看到里面的楼梯和房间。每扇门都能被推开,每个房间都装备齐全,会客厅内的小桌上还摆着茶碗,顶楼的卧室还放着几张蒲团。


太宰轻轻的把织田放在顶楼,缩回手时,无意间碰到了屋檐下悬挂的风铃,铜舌碰撞之间发出了清脆的响声。插上插头的话,卧室和客厅的灯还会亮起来。只是微缩模型内没有开关,只能依靠太宰从外面打开电源。


“一起吃饭吧。”太宰轻声说。


织田作点点头,顺着木质楼梯走到一楼。餐厅的碗柜可以打开,里面放着几个精致的小盘子。


没有合适的餐具,就连牙签在这种场合下也显得太过庞大了。太宰用家里最小的杯子接了水,让织田自己洗干净盘子。冰箱里的速冻食品里没有他爱吃的咖喱,现在他也确实吃不来那些食品。身高仅仅十厘米的织田作实在太小了,光是一粒米饭就能占满他的小盘子。对着餐盘和米粒,织田作显得无从下手,最后不得不抱起米粒,啃了几口就吃饱了。


这个织田作,和自己的织田作,还是不一样的——正在碗柜里翻箱倒柜的找餐具的太宰不由得想。他伸出手去拿筷子,却不小心蹭到了油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看到织田作拖着餐巾纸从桌子那头跑过来。


不。还是一样的呢。




家里最小的茶杯也成了织田作专用的水池。晚上睡觉前,太宰还在里面放上了温水让他洗澡。在织田作穿好衣服,顺着娃娃屋内的楼梯爬到顶楼卧室后,太宰关掉了房间里的灯。


黑暗令空间也变得寂静起来。太宰觉得自己都能听清织田作的喃喃自语:


“不知道孩子们怎么样了。”


“他们应该上高中了吧。幸介可能快上大学了。”


“这个样子没办法去看他们。不知道太宰那里有没有留照片。”


十厘米的小人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小,似乎渐渐睡着了。而太宰却还醒着,看着不熟悉的天花板。


一夜未眠。



TBC

开心的玩起了娃娃屋(x)

前半段出场人物其实不只是中也先生啦

还有被强制出借住房的芥川噗,没错小洋裙确实不是太宰的但是这个锅他早晚得背www

评论 ( 4 )
热度 ( 1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