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kapikapika~pi~ka~qiu~

© 九仞
Powered by LOFTER

【织太百日/98】十年之后(下)

织太百日第98篇

原著向半架空IF

#昨天发了前半段#

#后半段就开始放飞自我了#

#织田作来到了十年后的世界#

#并且变成了十厘米#

#他发现太宰隐瞒了他一些事情#

OOC文笔渣,以上OK请↓




清晨时分,织田作便醒来了。他通常要比太宰起得早,而这一次他却发现太宰似乎还醒着。听到娃娃屋的响动,便替他打开了娃娃屋的门和灯,织田发现太宰已经穿戴整齐了,而他还穿着娃娃屋自带的小睡衣。


[稍等,我去换衣服]


织田还未打完字,便被太宰制止了。太宰看上去急匆匆的,告诉他哪里可以吃早点,哪里可以消磨时间。他说因为昨日织田和他都无故旷工了一天,本来就积压在办公桌上的事件恐怕又多了些,他必须赶去处理文档。然而他还没来得及离开,便被小小的织田灵活的跳到了身上。织田示意他去看手机屏幕。


[是什么样的工作?我开始写小说了吗]


织田的脸上难得流露出些微的期待。这样的表情太宰却只见过一次,那是比十年前更久远的过去,是他第一次看见在龙头战争中失去父母的孩子们时,之后就再没有过了。太宰将爬到自己衣领的十厘米的小家伙摘下来,放回娃娃屋里。


“我们的工作不太相同,以前也没有听过你提起小说的事情,”太宰说:“可织田作一直是个很厉害的人,哪怕写小说是件辛苦又艰难的事情,你也肯定能够完成的。你从以前就很执着啊。”


说完,太宰便匆匆的走了。没有注意到被他放进娃娃屋的织田用丝线从桌上偷偷滑了下来,跟在他的后面出了门。




织田作从来没有和太宰说过,他的梦想是写作。或许这是他曾经的梦想也说不定,毕竟十年前,在他刚刚继承首领之位的时候,织田也曾经欲言又止的看着他,很多次。但是他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在黑手党里,揭发出他人内心的秘密是违反守则的,尤其织田对面的是现任的首领。


十年后,没有人离开港口黑帮。就连安吾也心甘情愿的回来了,虽然他们都知道这次他是来当黑手党和特务科的中间人,却也没拿他怎么样。因为就连日常的生活也已经足够疲惫了,当时的誓言早已摇摇欲坠。


他回到首领专用的顶楼,在被晨光铺满的房间里,脱下借来的白衬衫,换回黑灰色的西服和风衣。锈红色的围巾垂在两侧,就连仍然雪白的绷带都带上了不详的味道。这一次,他再走出房间的时候,看见他的人都对他恭敬的行礼。他在地下车库见到了来接他的尾崎红叶,而当他上车的时候,一直悄悄跟在后面的织田作也藏进车里,偷听着他们的对话。


“这次的任务可不需要首领亲自来做吧,”女性疲惫的声音传过来:“要是像上次那样,你又去端掉了人家的驻地,我可不敢跟你去了。”


“本来就说好让他们离开港口,却偏偏不肯走,”太宰说:“船上的东西必须检查。哪怕再来一次也一样。”


“那也不过是检查而已。不必你去。坂口安吾或者织田作之助来都可以。大家都知道他们是你的密友。”


太宰沉默起来。织田作虽然不能来执行任务,安吾却是可以的。他偏抢过来的原因不仅仅是十年前的织田作相信了他们“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的谎言,也是因为他无法对织田作说,织田从来没有再试图离开过黑手党,他像红叶那样留在了这里,因为失去了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的人。


“大姐,”在当上首领后,太宰的语气就很少这样示弱过了:“我能和你聊聊吗?”




他们是最晚到达港口的,部下和对面派来的谈判者已经等了许久。身为首领,太宰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对面,同时一边思考着从这里跳海的可能性。然而他的部下们都十分清楚上司的癖好和秉性,在来的路上就准备好了双倍糖奶的无咖啡因饮料,又偷偷拔掉了他的游戏机的电池,还围住了码头靠海的防洪岩,让他不得不集中精神和对面谈话。


而在他的背后,一只小手拉了拉尾崎红叶的裙摆。她低下头,捂住惊呼,让站在那里的小家伙顺着她的伞爬上来。红叶将她的武器横过来,像桥梁一样架在她和太宰之间,在旁人看来,她只是挥舞了一下自己的伞刀而已。织田作却借着这个机会跳到太宰腰间的手枪上,十厘米的他几乎没有什么重量,这些动作对他来说有些辛苦,却也不难。


与此同时,织田作也发现,几乎从不携带武器的太宰,此刻腰间别着的枪已经换好了弹匣。




在太宰还不是干部的时候,织田记得他从来不肯携带武器。自杀主义者既不肯带着部下做出会被当时的首领欣赏的成绩,也不肯像以往的游击队那样在城市里到处惹出麻烦。他常做的是欺骗和敲诈,至于杀人,那些都是部下的工作。


但是论起主犯,也非太宰莫属。织田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况才令如今的太宰,黑手党的首领随身携带着武器,毕竟对方不仅奉上了昂贵的礼物,目前看来两方也相谈尽欢。对于太宰的要求,对面都一口答应,就连听说黑帮准备上货船检查那些货物也毫无违抗的交出了钥匙。然而就在这时,太宰忽然抽出了枪,指着对方的头颅。


跟随在他身边的部下们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却也一同举起枪支。唯一没有做出行动的只有尾崎红叶,她眼尖的看到太宰的动作凝滞了一瞬,快速抓起什么放进衬衫胸口的口袋里,他的枪也放回去了。


“只此一次,”太宰用冷冰冰的眼神注视着对方:“如果我是你,会让后续船队处理好东西再靠港。教导连什么能碰什么不能碰之类的事情,可不是我的作风。毕竟通常,我都会直接把人处理掉的。”


织田从口袋里探出头来,正好看到对面冷汗津津又时青时白的脸色。太宰不着痕迹的抬起头,把他的脑袋按了回去。




回程的车上,红叶很体贴的坐在了前面,还为他们升起了隔板。织田作再次从口袋里爬出来的时候,太宰没有阻止他。十年后的太宰第一次在他眼中露出了首领的一面,扯掉了围巾,拧开领口的扣子,同时将手枪放到一边。织田站在手机屏幕上,反而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见此太宰反而笑了起来。掩饰出的生活气息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此刻的太宰治,如同一场腥风血雨的噩梦。


“你知道吗,织田作。今天我做的工作,其实本该是由你负责的。十年后的你,对他们来说也令人恐惧,更甚于我,因为你不会杀人,而那些人没能完成任务便活着回去的话也只会更加痛苦。”


“既然跟了过来,恐怕也听到我和红叶姐的谈话了吧。你领养的孩子们已经死了,十年前。我虽然阻止了你去赴死,但是那之后的你,也不能说是还活着。”


太宰沉默了一下。织田则想起中也来的时候说起的恋爱长跑。他隐约明白了什么。与其说是恋爱长跑,不如说是他在试图让他活过来吧。


“而当时为了阻止失去了孩子们的你离开,我和你做了一个约定。”




——即使现在你离开,为他们报仇,也无法改变什么了。


——来帮助我。让我成为掌控横滨的人。


——从此你不会再失去任何东西。


——所以也不要让我失去你。




“你答应了。但是在那之后,你却再也没有试图收养其他的小孩子。我们控制了横滨,安吾也回来帮忙。站在这里不止意味着他是所有恶人的首领,也意味着他能够掌控所有的恶人。森鸥外还试图告诫我,首领应当是组织的奴隶,我可不信他那一套。我想禁止的,就必须禁止。”


自那之后,横滨就不再做人口贩卖的生意了。一旦发现,那些私自行动的小帮派就只能把货物交给港口黑帮。作为违反条例的惩罚,还不得不赔偿诸多财物。令太宰也觉得吃惊的是,不止是异能特务科对此事十分配合,就连红叶和中也等人也异常合作。


他用不一样的方式掌控了这个组织。连他自己都没有想过会这样。如果说这是织田作曾经给他留下的一点温暖,他也想用这点光去温暖对方。


太宰对面忽然出现一阵烟雾,他惊讶的抬起眼睛,当烟雾散去的时候,出现在那里的,是他熟悉的织田作。


他对他笑了一下,握住了他的手。




<后记>




“先说好,我不是故意想隐瞒什么的,但是我怕你……十年前的你知道真相后会想要改变过去。我不能确定到底会发生什么。首领的房间里又有很多相关文件,所以我借用了芥川的房间。”


“……”


“娃娃屋也不是我个人的兴趣。我没有告诉中也一定要买大阪城,那是他自作主张,我只是说要和风的。如果有小浴衣就更好了,上次你穿浴衣真的棒极了。”


“……”


“红叶大姐的事情也是,我不是在炫耀自己跑完马拉松的。我没有告诉她我们交往了。我只是告诉她,昨天早上你睡在我那里。”


“……”


(嘴唇似乎被堵上了。声音顿时消失了)


(车已经开回总部,但是没有人下车)


(尾崎红叶撩起隔离板)


(尾崎红叶放下隔离板)


(她自己走掉了)



THE END

想养娃娃和娃娃屋(然而养不起)

狗的周边也好多(快要养不起了)

最近掉的坑都好烧钱www

以及这段时间比较忙,回复可能会不及时,等忙完这段会统一回复的……提前说一下果咩

评论 ( 3 )
热度 ( 1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