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kapikapika~pi~ka~qiu~

© 九仞
Powered by LOFTER

【文豪野犬】横滨警察故事之求锤得锤

失智百分百☆(ゝω·)v

冬眠结束,摸鱼复健中

感谢 @濒危个体海带带 的表情包

各位新年快乐~

OOC文笔渣,以上OK请↓



00.


“我是警察,你跟我走一下。”




01.


被她拉住的可疑男子在三十九度的太阳下仍然穿着一身风衣。还是黑的。一般来说这么穿的人肯定有问题,区别只是在于究竟是身份有问题还是脑子有问题而已。


她不知道可疑男子是哪里有问题。但是她只看到对方愤怒的转过身,喊出一声罗生门,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在她和男子面面相觑三秒之后对方就倒了下去,留下她和男子身后另外两人继续面面相觑。


“我是警察。你……您先跟救护车走一下吧。”




02.


在将可疑男子送往医院后,陆陆续续又出现了几个可疑男子。


原来这世界上不止有着在三十九度太阳下穿着黑色风衣的人,还有着在三十九度太阳下穿着黑色风衣带着黑色帽子的人。以前横滨就有这么多的可疑男子了吗,为什么今天都一起出现了。还有——


——讲道理。他不热吗?!


她走过去想道歉,却听见对方说:


“要是芥川出了什么事,就等着我们港口黑手党来找你麻烦吧,太宰。”


“等等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这叫公报私仇吧小矮人。”


两人的交谈还没结束,中原中也就听见咔嚓一声。


他被手铐锁在灯柱上了。


“我、我是警察!你跟我走一下!”




03.


在将第二个可疑男子拷在灯柱上后,她举着手铐,对着剩下那个正在对同伴冷嘲热讽的人犹豫不定。


虽然说在三十九度太阳下穿着黑色风衣的人,和在三十九度太阳下穿着黑色风衣带着黑色帽子的人的对比下,这个在三十九度太阳下穿着砂色风衣的人显得正常点,但是对方身上还绑满了绷带。


——讲道理。他也不热的吗?!


就在她思考要用什么理由让这位可疑男士跟自己走一下的时候,对方眼睛一亮,小跑过来拉住她的手。


“漂亮的小姐,请和我殉情吧!”


“根据自杀协助罪第三条,您不用和我走了,我们法院见。”




04.


之前被她拷在灯柱上的黑衣男性还冷笑着威胁她,说她不会找到任何证据。


结果看见砂色风衣的人也被拷住后,黑衣男性差点没笑岔气。


然而世界上有个词叫做乐极生悲。


中原中也看着被自己硬生生掰断的灯柱,又看了看她。


“确实,现在还没有黑手党分子活跃的相关证据……但是您毁坏公物了,先跟我走一下交罚金吧。”




05.


两位大龄麻烦制造机蹲在局子里,给监护人打电话。


没一会她就看到一位白发少年冲了进来。


“虽然太宰先生很喜欢邀请女性殉情,但是他从来没有成功过的!这点我可以作证,警官小姐!因为上次就是我变成老虎把他们从河里捞上来的!”


“等等敦君你知道你刚刚说了什么吗?”


显然,他是不知道的。中岛敦困惑的看着突如其来拷住自己的手铐。


“您的发言证实了他存在自杀协助的事实,”她纠结的看着少年:“但是变成老虎是怎么回事?我现在该给疯人院打电话还是该给动物园打电话?”




06.


希望另外一个人的监护人能表现得靠谱点。


不然她的手铐都要不够用了。


这样想着,她就看见一位穿着艳丽和服的女性走了进来。


——不愧是一家人,都不嫌热的。


之后她就看见这位大姐身后跟着的一群黑衣小弟。


“横滨的军警果然优秀,但是也到此为止了。”


大姐伞刀一挥,小弟们纷纷掏枪射击。


她迅速的翻进桌子下面躲着,停了一秒才发现哪里不对。


“等等大姐我们还在这里啊!”


好机会!她冲了上去。


咔嚓。




07.


半个横滨的风云人物全在这了。


哦,还有一个因为中暑正在医院躺着。




08.


“这可真是抱歉啊,”头上戴着金蝴蝶发卡的女性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看他们:“我们的同事给您添麻烦了。”


终于来了个靠谱点的人,这位访客穿着医生的白大褂,文质彬彬却又要强干练的模样让人不禁心生好感。她礼貌的邀请女性详谈并且备下笔录,对方也爽快的把随身的单肩背包放在外面。


“啊,说起来,笔录室房间的空调损坏了,目前还没有来得及修理,您觉得热的话可以把外套放在衣架上。”


“不用了,我放在背包里就好。呀,刚刚结束治疗,可真是累死我了呢。”


女性脱下白大褂,露出里面沾满血迹的白衬衫,她拉开背包拉链,随意把白大褂塞进几把柴刀中间。


“……我能问个问题吗?”


“请说?关于我们笨蛋社员的事,什么都可以问哦?”


“……您的行医证能给我看看吗?”


“……”


显然,找电锯杀人魔(不是)要行医证是不现实的。




09.


“事已至此,我们只有一个人选了。”


“你是说那个男人吧,确实,虽然只有一面之缘,我也能知道那确实是个干练稳重的人。”


“啊啊,是他吗。没错,他是最适合的,不可能有其他人选了呢。”


囚犯们窃窃私语,最终决定让那个男人来证明他们的清白。


——只看外表的话,确实是个好人的样子,可惜她刚刚被骗过,绝对不会轻易放下戒心。


“您的名字是?”


“国木田独步。”


“和那些人的关系是?”


“同僚。供职于武装侦探社。”


这年头的侦探都这么厉害了吗,随随便便掏出一堆HK416的。她把几名嫌疑犯指给他看,却发现国木田先生顿时生气起来。


“太宰!你怎么又和黑手党混在一起!”


男人说着便掏出一个笔记本,撕下一页变成一把电击枪。


——所以说这群人到底把枪支管理条例放在哪里了呢。


她一边摸手铐一边想,手铐真的快要不够用的了。




10.


终于,这起事件惊动了整个横滨。


——鉴于半个横滨的风云人物已经蹲在局子里了,这句话特指另外半个横滨的风云人物。


武装侦探社社长,港口黑手党首领,和异能特务科特派员坂口安吾。


对此,她的想法只有一个。


幸好她刚刚找上级多要了三个手铐。




11.


“这位先生,您佩戴的武士刀属于管制刀具,请您谨慎向我解释刀具的来源和用途。”


“……”




12.


“这位先生,这名长得一点都不像您的小女孩和您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林太郎。”


“哦,小妹妹,他是你的父亲吗?”


小女孩以肉眼可见的频率抖了一下,随后用大叔一般的语气说:


“诶呀,是的话当然很棒,转过来一想,不是的话也很棒诶。”


“……”




13.


“警员小姐,我是你的上级。关于这起事件,有些内情需要你了解一下。”


“比如这些管制刀具和枪具——都是特务科派下隐秘的任务。”


“这个带着一群小弟的——也是有许多我们也不希望看到的不如说希望你继续关着他们的特殊任务。”


“这个声称自己是白老虎的——嗯,那是动物园的特殊任务,你懂的吧,没错,就是这样的,是动物园的特殊任务,他必须扮演成白老虎才行。”


“还有不知道是在猥亵幼女还是乱伦的——比起刻意给他找借口我更希望你能继续关着他,咳,他大概是横滨垃圾场里非常有名的腹语师吧,对,女孩是假的,他最多是有点变态而已。”


“啊还剩下谁,那个殉情的吧?”


她看着辛苦的找着借口的特务科官员,深深的为对方感到辛苦。看来这届特务不行啊,看看,他们的长官已经累成什么样了。她决定帮对方找个借口,听别人说,那个口口声声要殉情的,还当过一名黑手党。结合特务科的职业来看,也许是特务科派下的黑手党卧底也说不定。想到这里,她轻声提示到:


“他们都说他是黑手党……”


“不对啊?你怎么知道的,”坂口安吾说:“资料里不可能查到的,我明明都洗干净了。”


洗不干净了。她掏出最后一个手铐。




彩蛋1:


有人拉了拉她的衣袖。


她回过头,看见一个叼着棒棒糖的大龄儿童。


“请问您需要帮助吗?”


“嗯,需要。我和家长走丢了。”


“呃,您的家长在哪里呢?”


“被你关了。”




彩蛋2:


有人拉了拉她的衣袖。


她回过头,看到一名面色苍白的国际友人。


“请问您需要帮助吗?”


“我是来给警局送锦旗的。”


她打开,上面一串看不懂的俄文。


“十分感谢您,上面写的什么呢?”


“民风淳朴横滨市。人才辈出港口城。”




彩蛋3:








THE END



欢迎各位来局子过年

海外党已失智

抢不到红包,没有身份认证

过什么年,年什么过(等等)

啊哈哈哈哈我没有疯!扶我起来!我还能肝!

——少前皮肤池也坠机了没有红牡丹(大哭)

评论 ( 25 )
热度 ( 26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