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作!织田作织田作织田作!织田作!

© 九仞
Powered by LOFTER

【织太糖三十天/第一日】IF

给列表回血的小甜饼
世界线交汇!手动启动!
OOC文笔渣,以上OK请↓



他收到了一份意料之外的邀请。

所有人都在劝他不要去。

但是不知为什么。

他还是去了。





打开酒吧的门的时候,织田作之助似乎感觉到一丝风的流动。

这里明明是地下。而那点异样的感受让他下意识的摸了摸怀里特意准备的枪。哪怕是许久不杀人的他,在枪里也放上了子弹,如果不能顺利的与黑手党首领谈判,如果不能顺利的解决掉那位传说中最年轻也是最可怕的地下世界领头人,那么这颗子弹很可能就是他为自己准备的了。

然而当他顺着楼梯走下去的时候,却发现除了一位黑衣的少年正坐在吧台边百无聊赖的用手敲着玻璃杯的杯沿,还有一只猫窝在他身边的椅子上。看到他来,猫自行从吧台椅上跳了下去,对他摇了摇尾巴,似乎是在邀请他坐在少年身边那样。

难道说发出邀请函的黑手党首领还没有来吗。织田作之助这样想着,却看到那位少年回头,露出了微笑:

“呀,织田作,好久不见。”



我应该说我从来没见过你吗,织田很想这样说。然而仔细观察这位少年的话,就能发现他和那位黑手党首领似乎有着相似之处。织田作之助保持着警惕,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少年就口若悬河的说起了他自己的事。他扁着嘴抱怨着自己看书的时候摔进了排水沟“你看我的腿!好疼的!如果能死掉就好了,可是偏偏又没有!”说起了自己开车的时候因为分不清刹车和油门导致车辆从山上飞跃下去“因为这个手臂也受伤了!人还真是脆弱到让人绝望的地步。我就想着自己是不是得补补钙了,你看,我还是成长期呢。”最后又说到自己为了补钙,特意制作了新的食谱“但是吃下之后三天内的记忆都消失了,所以也完全不知道好不好吃,更不知道效果如何了。”

少年期待的看着他,似乎在等他说些什么。仔细看的话,他的身上都是绷带,连一只眼睛也被绷带覆盖着,似乎受了很多伤的样子。织田想起了正被困在港口黑手党大楼里的后辈,也是一样的年少,一样的容易受伤,只不过他们一个已经学会如何隐藏起伤口,一个仍然走在成长的路上而已。他终于放下些许警惕,走到少年身边坐下,看着对方笑眯眯的在椅子上转了个圈。

吧台内的酒保递给织田一杯酒,是他的喜好。少年凑过来,又喊着织田作织田作,你最近的工作如何了。

虽然对织田作这个昵称有着些许疑惑,但是他却发现自己并不反感。在黑手党首领到来之前,同少年说说话也还算不错。织田想了想,手指无意识的扳动着。

“往前说的话,更多是一些琐碎的小事吧。上班的时候被老奶奶拦住了,解决了一下她那边的问题,最终导致晨会迟到,差点被工作的前辈骂了。”

少年露出羡慕的神情,瞪大了眼睛。

“真好啊,走在大街上都能被女性拦住。我也想被拦啊,为什么大家看到我都跑了呢?”

“也许换一身更普通的衣服,去掉绷带会好一些吧?”

“你说的对哦,织田作的衣服是在哪里买的?之后我也去买一件类似的好了。”

少年掏出手机,试图记录织田作说出的地址,然而他怎么找都找不到那家店。织田作看了一眼他的手机,液晶屏上显示的时间让他顿时僵硬在那里。当然是找不到的。那家店曾经搬过店址,自然不可能出现在这样的地方。毕竟这里,是四年前啊。

他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只是一个手机的时间而已,不能证明全部信息。他拿出自己的联络工具,却发现上面显示着圈外。这里明明是市中心,却收不到任何信号。他又向酒保借了手机,发现上面显示的确实是四年前没错。如果这里真的是四年前的话,如果这里是一切还没有开始前的地方的话,那么就确实意味着这位和横滨地下世界的首领长的很像的人,是——



“啊啊——要是有无痛快速自杀的方法就好了!”

织田却只觉得自己仿佛被冷水泼下。他努力保持着镇静,问道:

“那么,你最近的工作又怎么样了呢?”

少年趴在吧台上,伸出手指戳着冰块:

“还是老样子啦,被首领叫去解决各种不好玩的工作。真想和织田作换一下啊。”

他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过来吧。如果那边也一样无趣,那么,过来吧。”

少年,太宰治抬起头看着他,半晌,无奈的笑了一下。

“可是对我而言,哪里都是一样的。”



织田无法为了尚未发生的罪名责备他。当然,也无法因为尚未发生的恶行判定他的罪。坐在他旁边,用孩子一般的语气抱怨着种种的人,真的像是个找不到方向的迷路的孩子。愚人只能看见眼前,普通人能看到现在,而有着那般聪明才智的人则能看到每条路的尽头,判断出每个方向的末路。世界上不存在永恒的美好,也不存在持续的正确,白昼终究会褪为夜晚,只是那双眼睛却不一定能再看见未到的白昼,就此周而复始。

可是世界上也存在着愚人才能看到的东西,脚下的花,朋友的笑容,或者是很多无法用言语形容的——

“我曾经想要写小说,”织田说,觉得自己心跳在加快,仿佛是世界的某种警告:“所以我放弃了杀人。对我来说,杀人和不杀都是一样的,但是,不杀会好一点。”

“对你来说,这边和那边可能会是一样的无趣,也许永远都找不到想要追求的东西。”

“但是,去那边吧,至少那边会好一点。”



那些话也许传达到了。也许没有。

但是他看到他露出一个笑容。



【Second Side】



青年已经在这里等了许久。

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

他却仍然没有离开。

他相信对方会来的。



夜雾逐渐弥漫的时候,太宰终于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红发青年从木制楼梯上走下来,看到他,红发青年相当自然的抬起手,对他打了招呼,语气熟稔得让太宰以为自己似乎在梦里。织田将外套放在一边,坐在太宰身边的吧台凳上,向四周看了看,似乎很疑惑为什么酒保不在。

太宰连忙站起身,小跑到吧台后。他当然知道如何调酒,为了期待着的这一天,他练习了很久。从如何找回自己年少的时候的笑容,到交谈的话题,甚至是如何调制对方喜爱的烈酒。但是唯一一项不在他思考范围内的事项就是,对方会对他显得如此熟悉亲昵,不曾保持一点距离,仿佛他在其他的太宰治那里看到过、但是自身从未体验过的那样。

这个人是我的朋友。这是哪怕见过、知道、了解,也仍然会对心脏造成某种冲击的事实。在那些世界里,那些织田作是那些太宰的朋友;在他的世界里,这个织田作是这个太宰治的敌人。他们之间横亘着鲜血,仇恨,和作为陌生人度过的许多时间,哪怕在那些时间里,太宰一直看着他,却也很清楚织田作会如何看待自己。

他努力平稳着颤抖的手,将化着冰块的烈酒放在织田作面前的杯垫上。织田对他笑了笑,说谢谢,同时也说:

“你居然还会调酒啊。真厉害。”

那样的语气仿佛是在惊叹他没有什么不会的事。太宰也不禁笑了起来,转回吧台那边,笑眯眯的托着腮看对方,脱口而出的,是仿佛不需要练习,也能找回的少年般的轻松跳脱:



“我跟你说哦,我最近终于处理到哑弹了耶织田作!实在太开心了,不由得抱着哑弹转了几个圈,结果被黑着脸的下属骂了呢!说那只是出了问题的弹药,可能还会爆炸的。那时就在想这件事一定要和你说。”

太宰笑起来,从大脑到心脏都是爆炸般的烟花,里面可能混杂了令人愉悦的笑气,让他几乎停不住自己的笑声。

“嗯,真的很厉害呢。不过抱着哑弹跳舞还是太危险了,可以把哑弹放下再跳舞的。”

织田抿了一口酒,很认真的回应道。

“然后你说过自己曾经找过丢失的武器,最后发现那把枪在电饭煲里。想要做到这个事件就有点难啦,于是我想着,不如自己制造一个,就将自己的枪放进了电饭煲,然后对下属们说我的枪丢了。结果超过分的,没有人试图替我找诶,反而都在用可以杀人的眼神盯着我。”

太宰学着织田作的样子板着手指,数着自己最近给部下们添了多少麻烦。

“是吗,那还真是可惜。最后的结果呢?”

织田作看了一会面前的蒸馏酒,问道。

“诶呀,最后我只能自己把枪从电饭煲里拿出来啦。真是可惜。说起来——你最近怎么样了呢,织田作?我听说你的小说拿了新人赏呢!我也去买了一本,只等着未来的大作家给我签个名啦。”

太宰坐在吧椅上,开心的转了个圈,却听到对方诧异的说:

“我没有写过小说,也没有拿过新人赏。”



他终于停止了自己的笑声。

早该发现的。这个织田作,也并不是自己的织田作。毕竟两个人是陌生人,甚至可以说是立场相对的仇敌。但是哪怕能有这一瞬间,能和对方说一说自己的近况,也依然令人觉得开心。更何况——

“你怎么了,太宰?”对方关心的看着他:“你看上去……很难过的样子。”



其实也算不上难过。他早就判定了,织田如果能活下去,大概会比他活着更有价值。他没有什么梦想,也没有刻意追求的事物,善与恶对他来说是一样的,所以更遑论是学着做一个正确的人了。但是对方不是。织田会为了后辈担心,甚至愿意为了后辈接下敌人的邀请函身陷险境,之后也可以教会那些孩子们如何正确的活着吧,更何况织田作还有自己的、在很多世界里都未能完成的梦想。

能帮助那个人完成梦想就好了。他曾经是这样想的。虽然很辛苦,虽然不能对任何人说,这四年间,他也依旧忍耐了下来。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他本来就在追求死亡,这样说来不是正好——若是真的有遗憾的话,那大概就是他想看到织田作写的小说吧。

每个世界的太宰都没能看到的,织田作的小说。



“为什么不去看呢?”

织田作似乎有些疑惑的问他。

“被毫无价值的读者阅读了的话,小说也不会开心的吧。”

太宰回答到,脸上却出现了无意识的期待着的笑容。

“可是,”织田作犹豫了一下:“如果说有一天我的小说真的可以出版,那么我肯定希望你是第一个读到它的人。而且我想,你也会开心的吧,因为现在的太宰,在笑啊。”

我在笑吗。他想着,颤抖的手指摸上自己的唇角,在那里找到了无法掩饰也无需刻意制造的笑容。

“这……真是个好建议。如果……在这里的,是属于这里的织田作,他可能不会这样想。”



因为这里的织田作和他毫无关系。就在他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织田开口了:

“你还没有问过他,能不能看他的小说吧。作者是不会拒绝读者的,如果能让一个读者找到阅读的意义,那么不管那是谁,朋友,陌生人,敌人,身为作者都只会觉得开心的吧。因为,那就是我的小说的意义了。”

“我会这样想,因为我也是这样被赠与一本小说的。一本书就是一座桥梁,架在作者和读者之间,在这里没有其他任何关系,也没有其他任何因果。也许你看了书,毫无触动,或者是想要改变,但是根本来说是一样的。因为你是我的读者。”

“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太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却能感觉到,你总是露出一副无法呼吸的样子。为什么不去和他说说看呢。我想,这个世界的织田作也会开心的吧,没有人能比我……我们,更理解那种走上另外一条道路,放下手中的枪的感觉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对方离开了。

太宰仍然坐在那里。桌面上放着两个杯垫。似乎就是两张牌。

作为掌握着一切秘密的人,他可以将这两张牌交给他悉心培养的两个人。

——或者。或者就像对方说的那样,将其中一张交给那个属于他的作者。

然后成为所有的世界里唯一一个读过那本小说的太宰治。



THE END



后记:

这个大概就是,二卷的织田作遇到IF的太宰,IF的织田作遇到二卷的太宰的故事
我不管我今天就是要发小甜饼www然后就变成IF的IF了,两个半小时完成的产物可能不尽人意还请包涵(土下座
说到底明明为了世界和平太宰不应该跳楼啊,战力损失的可不是一个太宰,还有需要太宰拉刹车的羊咩咩(被揍)没有那些战力想突破后面的敌人真的很难呀?何况后面还有头脑派的陀思,只让没有异能的乱步去对付也很困难呀?
所以就变成“活下去啊!”这样的线了
十分感谢织太糖三十天的邀请www请关注TAG每天吃糖www谢谢各位观赏

评论 ( 15 )
热度 ( 170 )